你爱过一个人吗?
那感觉像是在种花,先撒把种子下去,掩进黑漆漆的土壤里,令你瞧不到一点踪迹。过上几个月,生出点嫩芽,小小的,足以让人惊喜,却也可以不甚在意。等再过些时候,开了花,结了果,你才恍然发觉,那些流逝的时光都是你独一无二的珍贵回忆。
所以,我向来不相信所谓的一见钟情。
可如你所知,我的直觉曾一度失了灵,给予我很长一段时间的错觉。借用一句网络红语——当时有多讨厌,现在就有多喜欢。
你问我什么时候喜欢上的,喜欢对方哪些地方,我只能回答,如果能说出喜欢他什么,那我对他的感情便值得商榷。因为深爱一个人,是连着他的所有都一并爱着的。至于时间,更是说不清楚,或许是第一次见面,或是共事一段时间之后,也可能是更晚。当我回过神时,已经在这条路上走了很远。
我信命,却也不太信。当那些巧合、推算、预测明明白白地摆在我面前时,我不得不信。我曾经想过未来的无数种可能,不过说实在的,在遇到他之前,我从来没有想过,有那么一天,老天爷会这么坦荡荡地送来我的宿命。
早一年,可为至交;晚一年,仅为泛泛。他则来得刚刚好,既作挚友,也为挚爱。
很奇妙对么?
大概正因为如此,我进行了人生第一场也是唯一一场豪赌——赢便是一辈子,输便一无所有。
很幸运的是,我赢了。
忽然想感谢自己那时的孤注一掷,如果当时有半分犹豫,我们就永远不可能走到现在这一步,也想感谢自始至终支持我的父母,他们明白我的叛逆,了解我的执着,所以选择提供建议而非伸手阻拦,更谢谢一直理解和陪伴,甚至将所有能想到的权利全部交给我的,我的阿B。
他说一切小事我来管,他负责大事,而我就是他的大事。我提这话并不是想炫耀什么,只是想说这个人实在很好。好吧,我就是在炫耀。
平心而论,这三十多年来除家人以外,我头一回想这样爱一个人——
爱如生命。
而这人同样如此。

写在后面:
一切纯属个人脑洞,如有偏差,欢迎指正。文笔很弱,正在努力。

评论(8)
热度(48)

沉雪樱

粮食放这里,吃不吃随你。

© 沉雪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