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文:http://chenxueying.lofter.com/post/497673_111a483b


C22


李易峰在飞机上睡饱了,着陆时自然是怎么欢实怎么来。

黑漆漆的大墨镜罩住半张脸,反衬得小圆脸只有女孩巴掌大小。这是尤魏雪得出的结论,至于真不真实,尚不可考。

陈伟霆登机时意气风发,饶是张崇如何劝导,眼睛都黏着手中的书本不放,如今站在行李取回处小鸡啄米似的垂着头,并无遮掩的脸上映出几分倦意。玩心才尽的李易峰沿着履带逛回他身侧,轻声道:“站着都能睡着,原来你的品种是猫头鹰啊?”不难听出,言语里夹杂着几分幸灾乐祸。陈伟霆半闭着眼,伸出一只手捏了捏他的腰,淡然说道:“又粗了。”

“……”

李易峰心里蓦地升起一股想照他后脑勺呼一巴掌的冲动,但很快将其压了下去,在公众场合打人,不是君子所为。

回去再收拾。

行李逐一被随行的保镖推去停车场,一身轻松的陈李二人一边一个助理,脚下生风地往出口进发。

接机的阵仗自是不小,拍摄的队伍里还有几个方才同他们一起等候行李的乘客,其中两三个的面孔李易峰是认得的,皆是常跟他的前线炮姐,有时还会给自己送点小礼物,不过大多时候都是原样退还。

《霜落》因着有提名的缘故,早些日子便在关东地区上映,而《循踪》则因当地影院档期安排,只得延至典礼结束。所以,来接机的人里至少有四成是冲着李易峰来的,而剩余的,是凑热闹还是为陈伟霆,便不得而知。前来的人数不少,好在她们自觉,又加上机场工作人员帮着维持秩序,这段路但也显得不那么拥挤。

上了车,陈伟霆顾自面朝里呼呼大睡,其余三人精神饱满,则开始联机玩斗地主。

这一路下来,各人都有输有赢,不过最惨的莫过于打肿脸充胖子的张崇,接下来三日的饮食花费都要记到他账上。待陈伟霆醒来预备下车时,便被这苦兮兮的模样讶得皱了皱眉,尤魏雪先行护送李易峰回房间,司机跑去就近的洗手间解决三急,车里就只剩下他们二人。

张崇拧着一张脸,看上去要多惨有多惨,“威廉哥,你能不能先借我点钱?小嫂子那张金口,我这小荷包怕是承受不起。”

陈伟霆茫然,他就讲刚才的事情一五一十地说了,听完后,陈伟霆慈爱地拍了拍他的肩膀,“还有我这张嘴呢,你可别落了。”张崇才显露出来的笑容顿时僵住,双目无神地目送陈伟霆远去。

天哪!请你下场黄金雨让我笑死吧!张崇望着一片雪白的天花板,无声呐喊。

陈伟霆脱了鞋袜和外套,钻进被窝里打算继续睡,李易峰坐在另张床上鼓捣二人行李,干洗好的两套西装躺在各自的小窝里,他轻手轻脚地取出来,用屋里的蒸汽熨烫机又熨了一回,这才套回专用袋里挂进衣柜里。处理完行李,收好箱子,他的额上沁出一层细汗,掌心也有点黏腻,便踏着拖鞋往浴室去。

净完面和手,抽取纸巾时偶然瞥见纸巾盒旁的纯色塑料小盒,盒子的边角还印着酒店的图标,他好奇地打开,面上霎时青红交接。

盒子里赫然摆着些计生用品,依照个头大小依次排列,盖子内处还贴着每个用品的价格和数量,李易峰摸着下巴思索片刻,毅然决然盖上盖子,将其塞入洗脸池下其中一个抽屉。

他这回是来工作,不是来纵欲的,虽然二者之间并没有过多的冲突。可保险起见,还是别让现在睡得跟死猪一样的人知晓的好。

陈伟霆这眠补了快一个小时,神清气爽地坐起身,往枕旁端坐着看书的人凑过头去,李易峰略微蹙眉,却没有闪躲,应下覆在唇上的热气。因着连轴拍戏的缘故,他二人着实少了许多独处时刻,如今得了机会,自然便多温存片刻。

年轻气盛的身子经不得撩拨,一吻毕,二人下腹都隐隐支起个小帐篷,他们贴得极紧,明显发觉对方的异样,心照不宣地停止前进。沉默片刻,陈伟霆忽地谈起对方手里的书籍,顺着已翻阅的页码小心地谈论,李易峰这人不喜欢被剧透,一不留神就容易接收到一套完整版的峰式猫拳。小说开头便险象环生,引人入胜,二人交谈起来入了迷,自然也压住了身下邪火。

张崇敲门来约晚饭,李易峰合书推陈伟霆去洗漱,后者离开前俯下身亲了下他的侧脸。

酒店里向来不将洗漱用具摆在台面上,客人们需自行翻找使用。搁下梳子,陈伟霆的目光落在抽屉里被自己开启的盒子上,面上笑容似隐似现。

————TBC————

评论(3)
热度(75)
  1. 糖罐子沉雪樱 转载了此文字

沉雪樱

粮食放这里,吃不吃随你。

© 沉雪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