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谢我的夭!爱你!😘😘😘

夭夭的夭夭:

Doc.梁:


       Doc.梁,你不用奇怪,为什么我会回得如此迅速,我知道你会给我来信,我自然已经早在脑里构思好了,不过是在回信的时候,又得重新组织一下,在这么打下来。好了,不多说了,现在,你可以平静下来,慢慢的看它,虽然信没有多长,不过还是需要慢慢看看的。


       阿宝,这或许是我第一次在你的面前这么叫你,我看见你的信中说,你从前看过我在操场上打篮球,这个我在这里定是要和你好好的坦白一下了,我知道那一天你会到操场上,我从宣传部那里知道了,那天你要去操场上拍摄学生运动的照片编制校报,于是我在那里一直等着你,终于,我等来了,我看着你出现在操场的那边,我才慢慢的走上球场,与同学一起打起了篮球,其实,我一直很讨厌运动,由其是篮球之类的我更是讨厌,如果一定要说一个我喜欢的运动,我大概只能勉强的算是滑板吧,虽然到现在我玩得还不是很好,但是比起其他的这些,我倒是更喜欢这个运动。可以让我在放松之余,也不会太过恼自己一身的汗。所以,那一天,我不过是在操场上等着你,等着在你面前打几下篮球而已。


        其实,我一直没有说出口的,一直等到我毕业也没有说出口的话,恰恰是我一直想要对你说的,我知道你为了我转系,我知道你为我拍了不少照片,我知道你喜欢一直送回家,我知道你一直站在我的身后,但是我却有一句一直不敢说出口的话,阿宝,其实,我已经喜欢你很久了。


        可是我没有想过,你会为了引起我的注意而去杀人,我第一次走进现场,便是你为我准备的现场,你说,你只看过我到现场一次,其实是因为,我不喜欢现场的环境,扑面而来的除了血腥味儿,就只余下血腥味儿,那天出了现场,我回到宿舍一直洗了许久的澡,因为我感觉,我去不掉我一身的味道,不管我如何的清洗,我都感觉,我的身上发出的味道和现场是一般的,老师说过,这个是我的一个毛病,因为,我在给犯案者做侧写时会不由自主的带入自己,想象着如果是自己,会如何做,切开人的动脉后,下一步又会做些什么,会用什么的刀去进行怎样的肢解……阿宝,不得不承认,在一些方面你是一个极具有天赋的人,可以说是在我见过众多人中具有天赋的人,我得要感谢你,你让我看见了你的成长,从一开始时候的手法不甚熟练,到后来的手法成熟,再到之后,有了些别的更加成熟的想法。


       阿宝,我知道你曾经穿着外卖小哥的衣服到警局,也知道你从我这里拿走过一张画儿,只是阿宝,这个一定是你不知道的,桌子上那么多画,不偏不倚,唯一有那一幅,是我一个人坐在那里,一点一点的画完的,也唯有那一幅,是我分析了那么多案件慢慢的,将你塑造在我心里的像画在纸上的。阿宝,我知道那好一天,你站在那里看了许久,也知道,你一定会动手拿走那一幅,至于为什么我会知道,我想这就是因为我对你太过于熟悉,熟悉到我感觉我是就是你,我能知道你心中所想一般。


       阿宝、梁宝晴、Mr.梁、Doc.梁,这些名字不过是你曾经用过的,或者说,这些名字不过是你出现在我生命中的一些名字,我不知道你还有没有别的些什么姓名,不过阿宝,我想要讲给你听的是,无论你是谁,再者,无论你变成了谁,又者,你做过些什么事,阿宝,我一直都是知道的,我也会一直等着你,等着你可以真的平静的坐下来和我好好的谈谈。


       那么现在的一些话,是说给Doc.梁听的,Doc.梁,你是个很棒的心理学家,真的,我甚至认为比起你的老师,你是个更为杰出的心理学家,如果你愿意,我们可以交流一下,让我看看,你除了在心理暗示方面,还有是否有些别的什么比较擅长的方面,因为我准备了一些事情,想要和你一起完成,如果你愿意的话。还有另一件事,在你的信中你问了我一个问题,那么,我也有一个问题想要问你,就是在你给我的每一个案子里,你是如何让每一个犯案者都不说出你的真实身份的,不要说是因为心理暗示,我也是学过心理学的,没有一种暗示可以给人那种那么强烈的蓝本,也没有一个人可以完全的将一个真实出现在人眼前的人从他的回忆中完全的删去,你究竟是如何做到的?是你从没有见过他们?不像,我从他们的口中还是可以听得出你是见过他们的,是你从没有真的以本来的样子出现在他们眼前?又不像,从我对你的了解,你并不是这样的一个人……Doc.梁,我真的有一些想不通,所以,我希望你可以好好讲讲这个问题,当然做为交换,我也会告诉你,我是如何做到的。


       好了,阿宝,对于你的最后一个问题,我在这里就先不做解答了,我想我可以坐在你的面前看着你慢慢的对你说,等说完最后一个问题,我们可以再去喝一杯,反正,我也不急着回国,我向邰伟请了很久很久的假,或者,换一种说法,我炒了我的工作,我感觉我有些累了,已经不太适合去做一名警察,我想等你愿意和我回国,我们便开一家小小的心理咨询室,地方我已经找好了,就等着带你一起回去,我想,你的证应该不是只能看看的吧。对了,机票我已经拿到了。读到这里的时候,我想,我已经在飞机上度过了两个小时的时间,还有十六个小时,飞机降落。


                  


                                                                                                    方木


                                                                                           2018.4.21




2018年4月25日,梁宝晴和方木回到绿滕,一家叫做晴木的心理咨询室安静的张开了,没有人知道它是什么时候开的,只是知道,心理咨询室里只有两名医生,一位姓梁一位姓方。


 @沉雪樱 我樱,生日快乐!这次不刀了


【夭夭的大目录】 

评论
热度(33)
  1. 沉雪樱夭夭的夭夭 转载了此文字
    感谢我的夭!爱你!😘😘😘
  2. 凌无妖夭夭的夭夭 转载了此文字

沉雪樱

粮食放这里,吃不吃随你。

© 沉雪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