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启山:呵,男人。这世上没有哪件事是光靠道歉就能解决的。
吴邪:所以这就是你强吻人的原因?

C1

吴邪始终想不透,他一个大好男儿为什么会被挤在一大群女孩中,听着她们声嘶力竭地高喊。用力捏捏手中的课本,稍稍侧了侧身子,腾出点移动的空隙,倏地被人掩了回去。
无奈至极,只得仰天长叹。
时间不断推移,人群的兴致不减反增,女孩们越发兴奋,甚至还有人自口袋里抽出化妆镜补起妆来。吴邪在心中暗暗翻着白眼,同时不自觉地咬唇思考,他的完美出勤率绝对不能被她们影响了。
忽然,不知是谁尖叫一声,人群皆骚动起来,早早准备好的应援手带在风中肆意飞扬,口号一波接一波,端的是人气明星才可与之匹敌的气氛。其中,张启山此人的呼声最高,以吴邪的计算,大概都能冲破天际。
说曹操,启山到。
还是那副拽得二八五万的模样,衬得身旁的二月红和齐铁嘴二人愈加温文尔雅。十余名保镖们一边维持秩序,一边受着女孩们的礼物轰炸,有的人循着空档一股脑儿将手工小饼干塞到二月红怀里,二月红浅笑着道谢,而张启山则是把伸来的手一一瞪了回去,其眼神凶狠程度,不亚于庙中供奉的四大天王。遭受眼神攻击的女孩们红着脸捧着心口往身旁人肩膀靠去,嘴里不住念叨,他看到我了,他记住我了,他要爱上我了。
她们的松懈恰巧为吴邪开出条小路,算算时间,距离打铃还有十分钟,如果现在加大马力奔过去,绝对能保住他的零迟到早退记录。
说时迟,那时快,短跑小健将吴邪选手闪亮登场。只见他卯足了劲,自腾出的小道中飞身而出,近了近了,吴邪选手继续加快速度,他的目光写满坚毅,全神投放在不远处高立的教学楼上。
砰。啪。
吴邪选手因太过紧张以致于忽略前方的超大障碍物,堂而皇之地撞倒,并以还算优美的姿势坐在了对方的身上,坐在了对方的——
身上!
二月红同齐铁嘴交换一个眼色,丝毫没有伸出援手的打算,张启山略一眯眼,透露出几丝危险气息,“呵,男人。”
观望的几名女生嗷嗷直叫,缩头窃窃私语。二月红轻声道,“刚见面就来骑乘式,没想到你是这样的张启山。”
张启山:……
吴邪:脐橙?赣南的好吃。
“起来!”张启山推了推身上人。吴邪虽说身无多两肉,可至少一米八的大个,其所带来的压力可想而知。
他讪讪爬起,垂头低声道歉。张启山拍去衣上的灰,“干洗费你出。”齐铁嘴满腹狐疑,不打人不骂人,居然只要干洗费,这是个假的张启山吧?
吴邪愣神,随即飞快答应一声抄起书径自往教室冲去。张启山凝望他即将消失的身影,轻声感叹一句:
呵,男人。
————后续?这是什么?好吃吗?————

听说《流星花园》最近复播了?
给自己的生贺(坑),傻樱生日快乐啦!
提前解封的启邪流星花园梗。
启邪er们让我看到你们挥舞的小手!哟!嗨起来!

评论(10)
热度(90)

沉雪樱

粮食放这里,吃不吃随你。

© 沉雪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