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子预警!OOC预警!

前文


24


陵越按时上早朝。

与此同时,屠苏咽下最后一口小米粥,屏退一干侍从,只领着芙暄前去散步消食。芙暄起初还存几分疑惑,行至玉清池前时,她了然垂头,乖顺地在殿门外等候。

殿内周遭与上回截然不同,像是有专人前来打理过,屠苏并不久留,径自往池子处去。红莲侧坐于一方大石头上,一足曲起,不着鞋袜,袒露出洁白如玉的肌肤,另一足随意垂落,五趾似有若无地扬起水花,墨黑的长发披散在肩,明眸皓齿,雌雄难分。见屠苏靠近,稍压下点身子俯视他,笑道:“百里家的小娃娃,安胎需求观音娘娘,找我无用。”

屠苏神色自若,问道:“祭祖典礼那日,上仙可有现身?”

“不过小小花妖,称声红莲便是。小娃娃你说,我去了如何,不去又如何?”

“只想讨个明白。”

红莲粲然一笑,飞身立在水面,与屠苏遥遥平视,“你只要记得,陵氏一族是我的恩人。如此便可。”屠苏凝望他半晌,知晓是再问不出什么,转身便要离去,红莲出声唤他,“小娃娃,你且记着,话不可乱说,东西也不可乱吃。”

“多谢。”

芙暄不问,屠苏不语,一路死一般的寂静。

待回宫后芙暄吩咐完午膳回来侍候时,屠苏这才开口道,“姐姐在这里多久了?”芙暄略怔,“奴婢打小便在宫中,只是原先在太妃娘娘殿中做事,娘娘殁后,又被尚是太子的王挑去当起居女官。”

“竟是这般长久了?”

“久么?奴婢倒是觉着是眨眼的工夫。”芙暄依屠苏之意在他对面坐下,捋捋裙摆继续道,“公子方才去寻红莲仙人,是想询问典礼上出现的意外之因?”

屠苏停在膝上的拳头紧了又松,微笑道,“无事。不过叙旧罢了。你且去歇息,有事我会喊你。”芙暄眼底飞过一丝遗憾,施礼关门退下。

午膳过后,屠苏照例要小憩片刻,陵越这回不急着离去,支着头躺在床上靠外一侧,另一手陷入发间玩弄细长乌丝。

“过些时日便是册封大典,可是紧张了?”

“不紧张。”屠苏翻转身子,同他面对面,“母亲曾说,世上所有人都可能会害人,只有自己不会。”

“所有人?”

“嗯,所有。”

陵越五指张开,压住屠苏后脑,“你认为,谁要害你?”

“不知。”

“母妃也曾这般怀疑过,司药官说这是孕中多疑。你放宽心,无论何事,我会保你。”陵越拢拢被子,将屠苏身子裹得更紧些,“你早间去见红莲,为的何事?”

“我似乎产生了错觉,向他求证一番而已。陵哥哥下午要同大臣们议事,还是快些歇下吧。”

“好。听屠苏的。”

听身旁人呼吸逐渐平稳,屠苏轻手轻脚爬下床,套好鞋子,罩上斗篷,趁屋外侍卫换班之际自偏院离宫,又沿鲜为人知的小道走往观星阁。

晌午时分阁中人多去用膳,只留几名武卫留守,屠苏方路过长廊便被叫住,一名武卫挎刀上前,冷声问其身份。

屠苏并未抬头,拽下腰间玉佩递上,武卫只扫一眼,当即单膝跪地,“下臣鲁莽,无意冲撞公子,还望公子恕罪。”

屠苏挂好玉佩,“无妨。司星官可在?”

“官上正在读书,公子稍候,下臣即刻前去通报。”

“多谢,我自己去便是,你回去站岗吧。”

武卫应声离开,屠苏继续向前,约摸小半会儿停在书房门轻敲两下,得应许后推门入内。

昴宿猛然坐起身,脸上盖着的书本顺势落在脚边,望清来人倒还是不慌不忙地捡起书放在桌上,引屠苏到屋中檀木桌边坐下,沏了杯热茶,问道:“问卦还是卜字?或者,两样都不是?”

“子长兄,你犯过错么?”

“小错不少,大错…不曾。”

屠苏拉下帽子,露出被风吹得有些苍白的脸,“天意真不可违么?”

“不可违。”昴宿下唇贴上杯沿,“但须在无另人干扰的情况下。”

“你的意思是……”

“公子前来不正是为了这个?”昴宿饮下一口,随手搁在桌上,杯中碎叶四处漂荡,“下官不才,但这卜算之术还是精通一二,接任以来从未错算。”

“那日情景,你我都看得一清二楚。”

“群臣愚昧无知,难道公子也是如此?”昴宿面上已然浮现一层薄怒,“下官忽觉困乏,就不送公子了。”

“是红莲么?”

昴宿一惊,几不可见地摇摇头。

“是王身侧之人。”

————TBC————

评论(4)
热度(85)

沉雪樱

粮食放这里,吃不吃随你。

© 沉雪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