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晚叔侄梗。
新年快乐!

鞭炮声震耳欲聋。
张启山捂着兔子耳套缩在一旁瞧大龄孩子点炮仗,点着一个,他便哇地长大嘴发出一声感叹。偶有几点火花飞溅过来,他也不躲,就这么直勾勾地望着那些璀璨夺目的光芒,待恢复原先的黑暗,这才意犹未尽地啧啧舌,瞅瞅自己的新衣服。
有人自远而来,一把拉走他的耳罩,笑嘻嘻道,“你又躲在隔壁小姐姐的后面?”张启山闻言四顾,早已不见小姐姐的踪影,探手抓了抓来人的胳膊,试图夺回自己的东西,几番挣扎无果,微恼道:“小邪叔叔,你今年怎么又没给我带礼物?”
“是哥哥。”吴邪蹲下身子帮他带好耳罩,顺带着揉了一把他的头发,“你知道我没带?”张启山努努嘴,轻哼一声别过头,吴邪用双手将脑袋扳正,唇上是一抹柔和的笑意,“越长大越别扭了。东西放在屋里,最大个的红盒子。”张启山一听,乐了,撒欢地奔回去,留吴邪在身后无奈摇头。
孩子们争先恐后地拆封,抱着各自的礼物在角落里呵呵笑。张启山捏着盒子来回晃动,好一会儿才到一边慢悠悠地打开,是他心心念念的绝版飞机与超人模型。
“路过商场的时候见有人在拍卖就顺道买下了,喜欢吗?”吴邪不知何时走到他身侧,抬手抚摸他的后脑勺。张启山捧着盒子,目光灼灼,“我……我太喜欢了!谢谢你!小邪叔叔!”
“叫哥哥。”
“他们一定会很羡慕我的!”
“是的,所有人都会羡慕你。”
张启山歪着头思索半晌,问道:“思思说如果有人送给她一件白色的裙子,她一定会毫不犹豫地嫁给那个人。你今天送我这么珍贵的礼物,是不是也想让我嫁给你?”
吴邪倏然满脸通红,盯着这天真面庞一时说不出来了,良久才挤出几个字,“不用,你听话就行。”
“院长他们都说我是这里最听话的小孩。”
“嗯,那就好。”吴邪一把将他抱到腿上,捻去他衣上的线头,“等这年过去了,我的朋友就会来领你去他的家里住,到时候你就会有个小妹妹。”
“你呢?你还会来看我吗?”
“也许。”吴邪垂了眼帘。
张启山又问,“我们之前说好要一起包汤圆的话,还作不作数?”
“我不知道。”
“你不知道?”张启山拧眉,小手掐着礼物盒,“小邪叔叔,你不能欺骗小孩子,说谎鼻子会变长的。”
“叫哥哥。”
“你要离开我…我们了,对吗?”
吴邪拢紧手臂,把小小的张启山贴近自己的胸膛,“启山,等你长大了就会知道,有的时候离别只是为了日后更好的遇见。”
“老师说,如果两个人结婚,那他们永远不会分开。小邪叔叔,再等我八年,不,六年也行,算了,还是八年吧。等我成了年,我就嫁给你好不好?”
吴邪眯眼轻笑,勾了勾他的鼻子,“真是个傻孩子。”
他权当是童言无忌。
或许,时至而立之年的吴邪,都无法理解,为何自己会在新年钟声响起的那一刻,傻傻地被套上一枚白金女式婚戒。
————END————

评论(9)
热度(115)

沉雪樱

粮食放这里,吃不吃随你。

© 沉雪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