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子预警!OOC慎入!

前文


23

 

有惊无险,那微弱火光直至典礼结束都未熄灭。

屠苏掀帘上车,略一怔神,择离车头最近的一角坐下,陵越放下书卷,稍稍抬目,“车子颠簸,何不靠近些?”

对方不曾应答,只点了两下头。车轮碾过石子,忽地摇晃几下,屠苏应势躺倒,好在座上铺着厚厚一层绒皮,并未有何损伤,陵越移近身子将屠苏揽在怀里,轻轻撇去他颊边须发,屠苏动了动,在怀里找了个舒服位置,双臂不自觉地攀上陵越腰际。陵越唇角显出一丝浅薄笑意,朱唇微启,哼起一首民间小调,怀中人呼吸越发平缓,逐渐睡熟。

昴宿回宫后即刻面圣,见陵越容色有异,走近几步拱了拱身子道:“今日之事,依臣之见,实为蹊跷。”

“不必这么文绉绉的,有话直说。”

“自继承父亲衣钵,我观测天象从未失手。今日本该是个艳阳天,可竟······我怀疑有人在捣鬼。”

“何人?”

“王心中是否已有答案?”

陵越摆手,“先回去罢,今日辛苦你们,届时必有重赏。”昴宿停步不动,垂眸思索,过去好半晌才道:“百里公子可还安好?”

“他身子疲乏,还在寝宫歇息。”

“既然如此,臣下先行告退。”

昴宿踱过长廊,远远望见前方宫殿枝繁叶茂,于是改程前往。屠苏方才饮下一口热羹汤便听宦官通报,理理中衣披好大氅坐起身,漆黑长发瀑布般散在肩头,映着略微苍白的脸色反倒生出几许病态美感,昴宿行了礼在不远处桌边坐下,屠苏屏退宫人只留芙暄在旁侍候,轻咳一声问道:“是陵哥哥让你来的么?”

“是臣自己要来见公子。”

屠苏又问:“星官可是预见了何事?”

“公子不必惊慌,一切无恙,只是今日发生之事实在令臣下百思不得其解。臣回程时同愚徒商讨一番后猜想,城中可能混入了会术法的人物,可在事情未查明之前,我们尚不可知晓对方究竟是恶是善。”

“还望星官多加留意。”

“臣遵命。”

昴宿退下后,屠苏同正添炭的芙暄道:“星官之言,姐姐作如何想?”芙暄收起工具回到他身前,稍稍欠身,“奴婢认为,天意不可违。”

屠苏敛目。

“可若是有人冒名,那便据理力争。”

日将西沉,晚霞满天。

清昭楼处来了人通报陵越今晚来此用膳,说是颇为怀念小厨房做的松子桂鱼。可屠苏左等右等,直至月上梢头都不曾见得一丝一影,宫中小太监前去问了几回,但每回只得来一句‘稍候’,来去几回之后,屠苏不再派遣另人,只嘱咐几位宫女收拾好几碟饭菜,自儿个拎着食盒朝清昭楼而去。

行至门前只见外头守卫低垂着头,神色异常,皆闭口如蚌,连句问候都没发出。屠苏正欲抬手敲门,便听里头隐有骚动,细细查听,竟是琴弦鼓瑟之声,他低声问身旁侍卫里面的人是否为城中乐官,侍卫仍低着头,恭敬回道:“并非乐官,而是孟大人送来的民间乐师。”

“原来如此。”屠苏不做多想,推门而入。原本幽静淡雅的书房里飘荡着浓郁的脂粉香气,屠苏忍不住打了个喷嚏,再走近些,便见几个衣着暴露的少女扬臂扭腰,一旁还另有两名男子奏乐,众人沉迷其中,并未注意房中多出一人。屠苏虽不精人事但对这场景算是有所耳闻,这分明就是孟大人的媚上之策。

一曲毕,其中一名琴师偶然抬头舒展筋骨,目光恰同屠苏的对接,霎时冷汗直冒,离座跪下施礼,声响不大,却在这静得落针可知的屋子里激起极大的波澜。闻声注意到屠苏的舞女和另位乐师都纷纷跪倒在地,咚咚地磕上几个响头,虽然来前孟大人曾与他们信誓旦旦定保他们能享荣华富贵,性命无忧,可眼下面对这位新立的王后娘娘,他们还是慌了神,生怕一个不注意就脑袋搬家,家破人亡。一干人等屏息静气,等待屠苏发话。

“天色不早,你们且退下罢。”声音温和,却带着不容反驳的气势。众人宛若大赦,极快地收拾好离去,顺带着带上书房的门。屠苏以余光注意着他们的一举一动,待他们脚步远去,这才提着食盒走上前,摇摇正在椅上假寐之人的肩膀,轻笑道:“陵哥哥打算装到何时?”陵越半睁开眼,捏捏屠苏的脸颊,一个用力将他拉至身前,坐到自己腿上,凑上去在他颈间用力吸上一口气,有些不安似的地询问,“你回宫时为何不理我?”屠苏举起手中食盒,紧抱在怀,“陵哥哥用膳否?”陵越抬掌压额,“劳你亲自送来,今日我心中实在有些烦躁,批奏折时总是另有他想,稍不注意就耗到此时。”屠苏轻挣脱他的怀抱站起身,在旁边小桌上边念着菜名边摆放碗碟,刚搁下一对玉箸,后背处传来一阵暖意,男子骨节分明的手掌在他的小腹上辗转流连,喷洒而来的温热气息濡红他的耳尖。

他乖么?屠苏听见陵越这般问道。

“他...目前很乖,可再大些,我便不知晓了。”

“孤不可轻易视祖业为无物。”说完这话,陵越松开手坐下用饭,屠苏替他布好菜坐到对面,忽地想到什么说道,“我见桌上还有些奏章,陵哥哥今晚是要宿在这里么?”

“应是如此。你如若愿意,也可在此为我剪烛研墨。”陵越拧眉,“还是罢了,稍后我派人送你回去,今夜早些休息,保重身体,照顾好我们的孩儿。”

屠苏抿唇一笑,“我愿在此陪伴陵哥哥。”

“屠苏,你要记着,如今你我既是夫妻也是君臣,于情于理,我们之间的关系都比旁人亲密许多。所以,日后无论发生何事,你都不可轻易从我身边离开,好么?”

“自小父亲便教导屠苏,在其位谋其事,既然屠苏今日侥幸通过先祖们的考验,那么我定会担君之忧,分君之愁。”

“从今以后,上穷碧落下黄泉,屠苏必将紧紧相随。”

————TBC————

评论(12)
热度(126)

沉雪樱

粮食放这里,吃不吃随你。

© 沉雪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