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晨时冒出来的脑洞,很短,近期内完结。
非现实向

1

隔壁陈家的小子比李家小子大了两岁。

2

陈家小子英语说得溜,对着蓝眼睛大鼻子的外国佬叽里呱啦地说得贼快。李家小子背书背得好,《三字经》、《弟子规》之类的张口就来,不带一点含糊。

3

陈李两家人的关系很好,小子间却不对付。李家小子头回见陈家小子就用手中的海绵球砸他,那年,李家小子三岁,陈家小子五岁。

4

陈家小子月份小,比同龄的孩子晚一年读小学。入学那天早晨,李家小子背着个画了米老鼠的小书包在他面前走来走去,手上还捏着啃了一半的玉米面包,缺着一颗大门牙笑陈家小子这么大了还在哭,羞羞脸。陈家小子抽抽鼻子,一把抢过他的面包扔在地上,还使劲地踩了两脚,挂着一小串鼻涕咧嘴笑。李家小子倒是没哭,只撒丫子跑去跟陈妈妈告状,陈妈妈不在家,他就去找陈爸爸,陈爸爸说等陈妈妈回来就教训他。
傍晚的时候,陈妈妈拎着一大袋刚蒸好的玉米饼牵着陈家小子去李家赔罪,李家外婆瞧见客人和饼高兴坏了,忙留陈家母子在家吃饭,陈妈妈塞了饼,推辞两句带陈家小子离开。李家小子一边喝粥,一边吃妈妈喂来的碎饼渣子,心里头不是个滋味。

5

陈家小子是老师们眼里的乖学生,那些个高年级的大孩子总爱隔三差五地找他麻烦,不是剪他解下的红领巾,就是在他的书上乱涂乱画,他报告过几回,但那些孩子你帮我我帮你,就这么互相掩护过去,老师最后也是没辄,只好将他换到自己办公室窗户对面的座位上,这样子就能时刻注意他。
李家小子的幼儿园就在陈家小子读的小学旁边,平日里都是李家外婆来接两个小子回家,自打外婆那日做饭不留神嗑伤膝盖之后,这俩小子就决定组队一起走回去。李家小子这些日子换牙,该掉的牙都掉得差不多,说话时总是漏风,还经常喷陈家小子一脸口水,好在陈家小子每天都备着一块手帕,等李家小子说完话转过头的时候就快速擦一把脸,再若无其事地听他继续洒。
没有老师的保护之下,那群大孩子越发肆无忌惮,拦了两个小子要脱他们的裤子玩,陈家小子挡在李家小子面前说不要欺负弟弟,李家小子紧揪住他的衣服,小脸皱巴成一团。几个大孩子不依,上来就抓住李家小子要扯他新换上的小牛仔裤,李家小子一屁股坐到地上,哇地就哭了出来,一边哭还一边不停地蹬腿,接孩子的家长们瞧见了都跑来瞧情况,李家小子指指那群大孩子,又拽拽自己的裤子,哭得一脸小金豆。路过的老师和看门大爷顺带着给家长们补充些话,大孩子们毕竟还只是孩子,听大人训斥几句便认了怂,不住跟陈李两个小子道歉,其中一个大孩子的家长做了表率,到一旁超市买了一大袋零嘴儿当作赔礼让俩孩子拎回家。李家小子哭累了,不理那财大气粗的家长,自个儿慢悠悠站起来,缩到陈家小子身上,让他背着他。
陈家小子跟这位家长道了谢,不接袋子,帮着李家小子背好书包,又让他拿好自己的,背上他回家去了。
大孩子们自然是不怕这两个小弟弟,可他们怕大人,于是很长一段时间里都没找过他们麻烦。

6

李家小子骑小三轮车是一绝,李家爸爸索性在车上安了个小竹篮,偶尔托他帮着去附近的婆婆家买点葱姜蒜,找回的零钱让他自己存进大金猪储蓄罐。
陈家小子一开始学的就是大人们常骑的两个轱辘的自行车,车子是陈爸爸过去用过的旧车,比他人还大一倍,等学会了就哼哧哼哧地踏着板儿去给陈妈妈打酱油醋。
两小子的路程是一样的,婆婆却不是同一个婆婆。卖香料的婆婆住东边,卖调味品的婆婆住西边,可回回俩人都能在镇口的大橘子树下碰面。这时的李家小子总会跳下车噼里啪啦地跑过去摸陈家小子的自行车,再顺道拿走他兜里的两颗大大泡泡糖,吹着泡泡吱嘎吱嘎往家骑,而陈家小子呢,则骑着车在他身后跟着,冲他圆咕隆咚的脑袋直发笑。

7

李家小子在幼儿园的成绩很好,每天都能拿几朵小红花和几本盖了红色奖字的练习本回来。陈家小子没有小红花,但是胳膊上有一杠的红臂章,等过几天回来的时候,一杠变成了两杠。
李家小子并不喜欢小红花,他更喜欢隔壁班老师的小南瓜,又或者是在眉心上点个小红痣,反正只要不是小红花就成。陈家小子挂着两杠,回回见戴三杠的大孩子在主席台上发言就羡慕不已,可他还太小了,得等到三年级的时候才有资格去拿三杠的臂章。而李家小子渴望的小南瓜,估摸着只有去跟隔壁班的孩子换才有可能拿到手,可变成了小南瓜,他就没法子跟老师换他一直想要的铅笔盒。
两个小子不知不觉间都开始有了自己的期许与苦恼。
————TBC————

评论(5)
热度(103)

沉雪樱

粮食放这里,吃不吃随你。

© 沉雪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