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洞感谢 @韩叶大法好 

名字很正经,正文很蛇精。


第一堂指导课结束。

陈深问吴邪:这位团员小同学,在上完这节课后,你有什么问题想问吗?

吴邪:有。你为什么找了个对立派军官做伴侣?

陈深:嫁给军阀的没资格说这种话。

吴邪:军阀怎么了?人家牛啊,人送外号“佛爷”。陈老师,你不能搞dang派歧视!

陈深:根据组织命令,军阀是第一打击对象

吴邪:那你们内斗的时候,也没见得你们两个打起来啊

陈深:我们合作过

吴邪:那我们还是相亲相爱一家人呢!

陈深:军阀是历史遗留问题,必须严厉打击。

吴邪:你直说羡慕我们天天窝在一起呗

陈深:吴邪,你的思想很危险

吴邪:我是社会主义的接班人

陈深:你不再是了,组织不承认

吴邪:张启山!

陈深:喊帮手没用。

吴邪:陈深老师调戏我!

陈深:……

匆匆赶来的张启山:……

陈深:请问吴邪小同学,你浑身上下哪里值得我调戏?

吴邪:你是饿狼,而我是最好的羊羔。

陈深:错了。那是你男人。

吴邪:张启山是羊?哈哈哈好笑!

陈深:狼。如狼似虎。

吴邪:你很了解?你们有一腿?

张启山内心:我不是!我没有!我委屈!

陈深:不是所有人都喜欢被举高亲亲抱抱的。

吴邪:程霆老师是不是腰不好?抱不起你?或者是你又吃胖了?

陈深:吴邪小同志,我可以取消你的入dang积极分子资格。

吴邪:没关系。反正我是旧势力下的新苗,到哪里都能生长。

陈深:这样?张启山先生,刚才吴邪小同志说为表忠心,他愿意以身作则,带头讨伐军阀。

张启山:哦?

吴邪:我不是!我没有!你骗人!

陈深:(挑事的微笑)

————第一堂完毕————

评论(7)
热度(64)

沉雪樱

粮食放这里,吃不吃随你。

© 沉雪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