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票结果是屠苏传最高,所以就更这篇啦!

生子预警!OOC慎入!

前文在这里

22

 

子时方至,屠苏忽地动动身子,压得更近些。陵越半梦半醒,伸手抚摩几下他的后背。

肚子里多了一块肉,是陵哥哥与他的孩子。屠苏猛然惊醒,圆圆地睁着那双大黑眸,不自主地摸着自己平坦的小腹,男子竟真能受孕么?他扬起下巴,顺着漏入的点点银光端详近在咫尺的睡颜,同陵哥哥一般模样的孩子,他们的孩子······

他弯起嘴角,贴紧陵越颈窝再次沉睡。

城外驿馆。万籁俱寂。

几个身影隐于黑暗,小心翼翼靠近附近一间紧闭着的房间,为首之人自怀里掏出配好的钥匙,链落锁开门启,身后两人脚不沾地,飞似的入屋扛去正中央一口黑色大箱子,须臾,又将箱子抬回,同开门人交换一个眼色,搁下箱子关门离去,悄无声息。门锁合上的瞬间,那黑箱子砰砰地响了两声,很快又恢复安静,仿佛一切从未发生。

大典之日终是到来。平日必躺至日上三竿的昴雀这回自发自觉地起身洗漱,衣冠端正,更显风华。今日无需上朝,然文武百官们却仍旧要按时集中于大殿上等候司礼官指令。依照祖制,陵越沐浴焚香,更换正服后前往佛殿抄写佛经,而屠苏换上新制的王后正服,腰间系半块白玉龙纹佩,映着绣了屠苏草的广袖和衣摆,煞是精神好看。

辰时过半,司礼官下达指令,百官各自或乘车或骑马,前往城郊天坛。此时,陵越搁笔,待墨干后,两旁侍从一人执一边卷轴,慢慢将其卷至一处,再由陵越亲手放入刻有陵氏族徽的锦盒中,双手捧盒坐辇行至天坛,另一边的屠苏也得到指示,自枕头底下取出昴宿七日前安在此处的木盒,跟随一众司礼官而去。

昴宿早早设下祭坛,站在坛下三格阶梯对整齐划一的百官队伍高喊道:“天佑我天墉,风调雨顺,国泰民安。”底下同样高声应和,气势雄浑。陵越自正中央铺着的红绸踏步上前,踏上阶梯时,高举手中锦盒,步步谨慎,步步坚定,至青铜大祭坛前停下,转身低下锦盒与胸膛相平,厉声道:“先祖斩千险破万难,立天墉之城。我陵越以天墉城第七任君主之名在此起誓,必谨遵先祖遗志,富国强民,享永世之乐!”

众臣纷纷大喊:“吾王圣明!”

立于昴宿身后的两名小童上前接过锦盒,暂退至一旁候令,跟随屠苏的那队司礼官快步上前,分立两侧,恰好在百官前拉出一道屏障,芙暄与清儿执一方衣摆,亦步亦趋,二人的步伐一步不大,一步不小,抵达梯前正好九九八十一步,象征天下归一。二人松手,屠苏捧盒拾级而上,长长的衣摆一路扫过白石梯,身旁小童自手提竹篮中摸出花瓣向空中撒去,千片蝴蝶兰,一片不多,一片不少。艳红花瓣雨下,俊郎款款而至。陵越探出手,搀住他一只胳膊,并肩立在祭坛前,昴宿收走木盒抱在怀里。随后,陵苏二人烧香自东至北祭拜四方,又依主持的司礼官指示拜十二星君,再插香入祭坛,这礼才算完毕。而后,昴宿令二人各自打开对方带来的盒子,取出其中物什。先由屠苏开封展轴点燃,若天色不变,且盆中经文能完全烧成灰烬,则表示先祖认下这位王后人选,而倘若相反,此祭典将到此结束,并重新择优而立。这经文刚落入盆中时,烧得极快,但燃至大半时,天边忽响起轰隆之声,大团大团的乌云铺天盖地而来,底下朝臣低头不敢作声,偶有几名高官面面相觑,交换同样诧异的眼色,一名胆大的官员对身边人嘀咕,“过了红莲那一关,却还是过不了先王们的考核,这位百里公子的资质还有待商榷啊!”

身边人道:“不可胡说。”

“我可没胡说,这历代百里子嗣中 ,男子最高至丞相,女子最高至妃,何曾见过男子封后的?”

友人闻言沉默。

雷声愈发响亮,且有点点雨滴砸下。

昴宿双拳紧握,眼神牢牢锁在屠苏已然褪去血色的面上,与之相对的,是垂头难掩微笑的丞相,百里家这位公子度不过考验,顺位的王后人选自然将是自己的孙女,一旦孙女再诞下曾孙,他便能爷凭孙贵,再不用忌惮百里一族。

大雨倾盆,淋湿众人衣裳,也浇灭盆中火光,原先屏息静立的小童群中跑出一名童男,拉拉昴宿的袖子问是否还要继续,昴宿蹙眉望向陵越,陵越则望向屠苏,屠苏抬手抹去脸上雨水,轻推开芙暄撑好的纸伞,淋着这瓢泼大雨对青铜祭坛拜了一拜,“百里屠苏不才,有愧王之信任,有愧父母之培育,有愧太傅之教导。”语尽,解下玉佩双手奉于陵越,单膝跪地朗声道:“请王另择新后!”

“请王另择新后!”众臣附和。

陵越往后退步,踉踉跄跄险要跌倒,半晌之后伸手取来玉佩,紧紧压在掌心,哑着嗓子宣布,“退!众臣......”退字停在唇边,始终吐不出来,身旁的屠苏与昴宿,底下的丞相与百官,皆目光切切,他闭闭眼,身子微微发颤,双眸含着一层水雾,饶是如此,他还是将这份情绪掐死在襁褓,以往日威严之态高喊:“众臣退!择日另选新后!”

也许,眼下只有天地才知道,他的心在淌着泪,在滴着血,为身旁强颜欢笑的屠苏,为他们尚未出世的无法正名的孩儿。

红莲啊红莲,你为何赋我希望,又赠我绝望?你不是神通广大么?你不是喜爱屠苏么?怎的就这般冷酷无情地分离我们?红莲啊红莲,你这狠心的妖魔鬼怪!

王命既下,昴宿不得再多做挣扎,只好下令使司礼官们护送陵越和屠苏回城。先前那小童得了指令和师弟去搬铜盘,以火钳子翻了翻盆中物,又惊又喜地对师父昴宿及才踏下一块阶梯的陵苏喊道:“它还在烧!它还在烧!”昴宿紧忙赶过去,只见盆中犹残弱火,静静地舔舐着经文,他喜不自胜,但很快掩住心绪,宣布大典继续。

屠苏惊异不已,转头看向自己的父亲,却无意间捕捉到人群中匆匆离去的身影。那是红莲吗?他想。

————TBC————

评论(7)
热度(105)

沉雪樱

粮食放这里,吃不吃随你。

© 沉雪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