锐步X斯凯奇拟人同人

不喜勿入!

4在这里


5

 

斯凯奇不傻,抑或者说,他反而认为自己精明得很。譬如,他隐约知晓锐步深深压在心底的丝缕情绪。

锐步喜欢他,是超越友人的那种喜欢。

起初他不确定,应该说他不敢确定,他不能这么武断地去亵渎这样一份纯粹而美好的感情,直至锐步在他装睡的那刻亲吻他的额头时,他才真真切切地明了,很多事情早就变质。

斯凯奇向来不拘小节,可对于感情却是苛刻至极。咬咬牙,用力闭了闭眼睛,一点睡意都无,他坐起身抓抓头发,望着黑漆漆的墙壁出神。喉头有些发干,他下床自门缝望出去,客厅依旧灯火通明,退步回床上继续躺着,曲起一只手臂,眼睛滴溜溜地转着,似乎在思考些什么。

锐步顶着擦得乱糟糟的发型坐在沙发上,食指往里微曲,拉开一罐冰啤酒,仰头咽下两口,余光瞥向茶几上的手机,无声地闪着来电显示。

是特步。

总是叉腰放肆大笑的她这回显得那般无助,抽着鼻子说:“我想再和你谈谈。”

“太晚了,有什么事明天再说。”

“我在你家门口。”

锐步蹙眉,捏着手机的指头霎时发白,“你等我,我现在马上过去。”挂断电话,以最快的速度套好衣物,大门迎风嘭地关上,发出极大的响声,颤了颤趴在房门上听动静的斯凯奇的身子,他沉着步子走出来,神色复杂。

这夜风大,特步单薄的身子蜷在一处瑟瑟发抖,锐步走过去开门迎她进屋,她猛然晃了晃身子撞进他怀里,又很快退出来,理理额前散发,“抱歉,蹲得有点麻了。”锐步不作多言,让了身子邀她进去。

一口温水下肚,总算是缓和些。特步摩挲着杯壁,欲言又止,锐步瞧她后脑勺的小丸子好一会儿才道:“有什么事可以明天再说,这大晚上的,你一个女孩子......”

“你真这么绝情吗?”

“如果我优柔寡断吊着你不放,那才是真的绝情。”

特步抿抿嘴,“你有喜欢的人了吗?”

“是。”

“是谁?我认识吗?”

“也许认识,也许不认识。这段感情自始至终都是我对不住你,如果你要发泄,尽管来找我。”

“有什么可发泄的呢?”特步望进他的眼,却终究望不进他的心。

“我只是想垂死挣扎一回。锐步,你太温柔了,你大可以放任我在这里吹一夜的风,这样我就能清醒点,更干脆地放手。可是,为什么你偏偏来了呢?”泪珠子啪嗒啪嗒地砸在她轻颤着的腿上,“你太温柔了,温柔得让人产生错觉。”

“我不温柔,一点都不。”

特步抽泣半晌,搁下杯子拎起手提包,甩甩头,努力摆出一副潇洒的样子,“走了,失去我这么好的伴侣,你锐步等着后悔吧。”锐步笑着拍拍她的肩膀,“我陪你到街口打车。”上车后的特步按下窗户摆着手,“容我回去冷静几天,再见咱们亦是朋友。”

“好。我等你。”

行至斯凯奇所住小区时,只见路灯下立着一颀长身影,暖黄色的光芒柔和他的侧脸,他正举着双手在嘴边呵气,犹显不够似的,又用力搓了几下。锐步快步上前,碰了碰他的脸颊,冷若寒冰,问道:“大半夜的不睡觉,跑到外面受冻干什么?”

斯凯奇冻得发红的手在上衣口袋摸索几秒,掏出系着小型闪电侠模型的钥匙串,“我出来喝水,在茶几上看到这个,怕你到时候进不了门。”

“你是傻的吗?要是回不去,难道我不会住酒店吗?”锐步无可奈何地拢住他双手,凑到嘴边呵气,眼神偶然下滑,倏然冷下几分,“你的棉拖鞋呢?怎么穿着阳台用的鞋子就下来了?”

“我刚才在收衣服呢,感觉后半夜会下雨。”

“走吧,回家。”

斯凯奇嗯了一声,脚步异常轻快地跟随。

锐步陪着收拾完剩余的衣物,一一晾在客厅的架子上,抬眼望着窗户玻璃上映着的忙碌身影,柔声开口道:“要是下回还遇到这种情况,你就给我打个电话提醒一声,别再这么傻乎乎地等了。”

“我乐意。”斯凯奇抖落半干牛仔裤上不知何时沾上的灰,“大晚上的,特步找你什么事?”

“你怎么知道是她?”

斯凯奇语塞。

“你偷听我打电话?”

“谁让你说话声那么大的?说得......说得好像我多想听似的。”斯凯奇磕磕巴巴地说着,仿佛越抹越黑。

“这天又黑又冷的,我不能任由她一个女孩子在外头冻着。更何况,有些事情是必须得有个了结的。”

“是,你说得对。”斯凯奇半鼓起腮帮子,红如樱桃的嘴唇微微撅起,无声吐出一口长气后说道:“所以,我们是不是可以开诚布公谈一次了?”

“嗯,你说,我听着。”

“你喜欢我,对吧?不是朋友的那种喜欢,对吧?”斯凯奇偏着头,挠挠下巴,“恰好呢,我对你也有那么点意思。”他举起的右手大拇指与食指靠得极近,“大概就这么多,可能还要再少一些。”

锐步捏捏他愈发红润的脸,“没关系。”

“只要我喜欢你就好。”

————END————

评论(5)
热度(44)

沉雪樱

粮食放这里,吃不吃随你。

© 沉雪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