锐步X斯凯奇拟人同人

3在这里


4

 

斯凯奇赖床。

锐步搁了早餐和便条出门上班。

昨日入库完毕的产品悉数打包发出,锐步抱胸静听属下报告本季销售情况,偶尔询问或是补充几句。自工厂返回时,低头校对报表的财务总监突地发声,“听说你和特小姐分手了?别怪我耳朵长,这事儿可都传开了。”

“嗯。”

“为什么?你之前不是还说很欣赏她吗?”

锐步停车等待绿灯,“欣赏是一回事,谈恋爱又是另一回事。”他的手指有节奏地在方向盘上敲打着,“不合适的时间遇上不合适的人,到最后只会走向灭亡。”

“依照你这说法,怕是一直都找不到那个人了。”

“不一定。”

车子驶入车库,财务总监抱着文件先回办公室做最后的录入,锐步锁好车甩着钥匙走向电梯,一旁的安全通道里唏唏索索的,隐约闪过说话声,他不多做停留,踏进大开的电梯上楼。直到他离去好一阵子,说话声才渐有消逝之意,最终只剩下远去的脚步。

斯凯奇叉腰满意地拍拍沐浴在阳光下的衣物,伸了伸懒腰,踩着拖鞋回厨房做饭。锐步中午吃工作餐,斯凯奇乐得自在,下了碗速冻饺子,边烫得直眯眼边刷今日新闻,又给锐步发微信问他晚餐想吃什么,锐步回说随便。斯凯奇思索片刻,吞下最后一颗饺子起身去洗碗,而后回桌边列下菜单,眉眼弯弯的,不知是在高兴什么。

本月地狱期已过,众人依照平日作息收拾东西下班,锐步检查完电器开关拎过客户送来的礼物下楼,按他的吩咐,秘书已将车子开到门口,他走到车边刚拉开门,只见一熟悉身影显在眼前,对方道:“我们谈谈?”他邀请对方上车,驶往最近的餐厅。

饭菜冷了又热,拨去的电话皆被掐断,斯凯奇鼓起腮帮子,趴在桌上盯自己花大工夫的安慰宴。墙上挂钟滴答滴答,慢悠悠地曲成个直角。饶是再坚韧的肠胃,现下也骨碌碌地唱起歌来,更何况斯凯奇向来遵循饭点,他又一次扫向时钟,这回不再拨打电话,而是加热饭菜细嚼慢咽着。他吃饭速度不快,直至锐步回来时,他才夹净最后一口菜。

锐步在他身边坐下,说:“我很抱歉,晚上临时有约。”

“没关系。你让让,我要去洗碗。”

“我看到了未接电话的记录。”

斯凯奇拧开水龙头,套上橡胶手套开始洗碗,淡然道:“哦,看到也没想着给我回一个,你这人还真无情啊。”

“我和特步完了。”锐步转开一瓶矿泉水灌下两口,靠在冰箱门上,“彻底完了。”斯凯奇手一抖,海绵顺势溜入溢满泡沫的水中,宛若石沉大海,他捞了好一会儿无果,微恼道:“你们分不分合不合的,关我什么事?”

锐步随手搁下瓶子,拉过他的手,“我来吧,你去休息。”斯凯奇瞥他一眼,抓下湿漉漉的手套丢到他怀里,“慢慢洗吧。”临去时锐步叫住他,“你在生气?”

“我有什么好生气的?”他打开料理台上的矿泉水,对嘴吞下几口,“我生你的气干什么?您锐步大爷我可惹不起,惹不起!”四指稍加用力,在瓶身上压出点凹痕,重重捶回原位,“走了,玩游戏去。”

锐步低头望着吸饱水浮上来的海绵出神。

人要是不顺心,看什么都不对劲。斯凯奇骂一声娘,扔下自己的手机,这群傻逼,连最基本的刷本阵容都不知道,还打个屁啊!环抱枕头靠向沙发,久凝天花板的双目酸疼得厉害,他闭闭眼,摸出一瓶眼药水滴了两滴,刚收好瓶子,便听锐步道:“明天早上的粥我搁进去煮了,你起来之后直接就能吃。”

“哦。”

“你......你怎么哭了?”

眼药水凉得有些刺激,斯凯奇一时睁不开眼,本想解释两句,却忆起对方今晚的失约,便抚上心口说道:“这里痛。”

“那句话怎么说的来着,哦,锐步伤我千百遍,我待锐步如初恋。”若是斯凯奇能睁眼,定能捕获锐步唇角稍纵即逝的笑意。

“你待我如初恋?”锐步悄无声息踏步靠近。

阖着的眼珠子猛地转动几下,“那可不。没准儿我还比特步更死缠烂打呢。”

锐步轻笑,“你就是个受虐狂。”斯凯奇也笑,睁开亮晶晶的眼睛,“这得因人而异,你锐步在我面前像个受虐狂,可到人家特步小姐面前,你就成了虐待狂。”

“我没有虐过她。”

“谁信啊!”斯凯奇变换姿势,斜倚着身子,重新合上眼睛,“我有点困,先眯会儿,你先去洗澡,洗完之后叫我。”

“如果换作你是特步,你会喜欢我吗?”

“会吧。这么大方还帅的男朋友,谁不想要啊?”

锐步摸摸他的头,“嗯,睡吧,等会儿我会喊你。”斯凯奇答应一声,须臾又睁开眼,凑过去抱锐步,哄孩子似的拍他的背,“天涯何处无芳草,下次那个会更好。”锐步收紧手臂,嗅着他身上的玫瑰洗衣液香气,贴着他的耳朵,说道:

“下一个的确更好。”

————TBC————

评论(3)
热度(43)

沉雪樱

粮食放这里,吃不吃随你。

© 沉雪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