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oc慎入!

前文


21

 

帐被内,翻白浪。

屠苏汗涔涔地窝进陵越颈间熟睡,他实在太累了,连一根手指都懒得动。

自今夜后,帝王的办公之处便由清昭楼移至永昌宫,倒是一大惊举,朝臣起初参奏几本,后见年轻帝王仍旧我信我素,便就听之任之。

谁让这新掌后宫之位者乃天墉大功臣百里一族的大公子。

屠苏居于后宫,称得上是半隔离朝堂,仅能从徐公公上报的只言片语中摘取些许消息,他提了提滑落至肩膀的大氅,问道:“我父亲是何态度?”

“退朝时老奴恰好与国丈打了个照面,国丈表示公子过得自在便是。”

“我母亲呢?她还好吗?”

“夫人身子好些了,这些日子回娘家,约摸下月初三能返。”

屠苏沉吟,“那......那母亲是不是就不能参与大典了?”徐公公点头,又宽慰道:“公子莫愁,百里大人方才托老奴给公子带句话。”

“什么话?”

“他说册封当日自有惊喜。”

屠苏的眼底微微闪着光,面色也稍稍好看起来,嘴角挂起浅笑,“多谢公公转达。”徐公公和蔼地笑了一声,望外头日光盛起,俯俯身说道:“临近午时,老奴该去小厨房瞧瞧那些个婢子是不是又在偷懒。”屠苏摆手应允。

正中央的炉子里噼里啪啦地跃着火星,殿内暖意盎然,直教人顿生睡意。屠苏捧着本古书读得津津有味,白玉般的指头在一旁的琉璃盘中摸索,摸得一颗犹带水珠子的冬枣便往嘴里塞,又一偏头,冲另一小碟吐出干净的深红圆核。书未见得薄去几分,这装枣子的盘却是快要见底,这回他反复摸了许久都摸不到物什,便搁下书瞧个明白,只见陵越正望着他笑,手里还捏着两三颗圆润的胖枣子。

“上好的贡枣,竟只剩下这么多。真是可惜,可惜得很。”陵越学着太傅的口吻揶揄。屠苏道:“那就留给陵哥哥你罢。”

“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说着,陵越咬下一块枣子,入口那一瞬双眉紧蹙,似乎是做出极大的决心才咽了下去,苦哈哈地说道:“怎么这般酸?”

“不酸。”屠苏笑着抽出他咬过的那颗,将剩余的都咽了肚,像是要证明什么似的拍拍自己双颊,“真的不酸。”

陵越鬼使神差地凑过去,快贴上对方鼻尖时停住动作,左手上抬,两颗枣子骨碌碌地在盘里滚了两圈,屠苏偏头看一眼枣子,又回望陵越,临着这极近的距离吞下一大口涎液,轻声唤道:“陵哥哥......”

陵越靠近两分,抚抚他总是发红的耳尖,柔声回应道:“嗯,我在这儿。”屠苏只觉自己的身子像是被什么人用线提起一般,有些轻飘飘的,他定定神,抬手试探性地碰了碰面前人的脸颊,又如同被针扎般地闪速收回,“好冰。”

“外头又冷了些,昴宿上报今夜或有雪。”

“唔,那你该多添几件衣物,或者再加个手炉。”屠苏又触碰一回他的脸,寒意顺着指尖一路透到他心上,不由得打了个寒战,却不再收回,就这么贴着。

“屠苏的手很暖,这宫殿里也很暖。”

“我知道。”陵越同样冷若冰霜的手掌包裹住颊上滑嫩,“有屠苏在,这儿很暖。”屠苏双目弯如月牙,另一手飞快地拂过琉璃盘抄起一颗枣子,猛地就往嘴里挤,鼓胀着一边腮帮子,含糊不清地说道:“陵哥哥要是不爱吃,那我可就都吃光了!”

“吃罢。我天墉城偌大城池,用来养位贪食的王后绰绰有余。”

屠苏吐出核子,久久不再言语,陵越见状探出四指逗猫似的在他的下巴挠上几下,调笑道:“闹别扭了?这身量不见变化,脾气却是见长了。”屠苏干巴巴地回答:“我的脾气向来很好。”

“我不信。民间常说女子出嫁后性情会大变,没想到男子同样如此。”

屠苏还想辩解,见芙暄入内询问是否传膳,便将驳词压回,准许传膳。这日午膳多是清淡菜式,有屠苏素日爱吃的清炒芥蓝和鲢鱼头汤,也有陵越常宠幸的桂花糖藕和白玉豆腐,应着二人往日用膳规矩,一众宫人退到偏殿候命,留徐公公和芙暄在此伺候。不过今日陵越倒将这两人也赶下,过与屠苏二人独处的午膳时光,他舀好一碗鱼汤,撇去上头油沫递到屠苏手边,“趁热喝罢。”屠苏受宠若惊,一时忘记礼仪,端起碗就往喉里灌,霎时呛得咳嗽起来。

怕是要烫出个大泡了吧,他想。

“屠苏,张开嘴让我瞧瞧。”他检查完叹出口气,“还好还好,没有烫出水泡,却是烫掉一层薄皮,你莫要这般心急,我不同你抢。”屠苏捧着碗低头嘬了好半晌,忽地放下碗,开口唤陵越,陵越诧异,这样严肃的眼神自己过去曾见过一次,那时也是个冬天,屠苏跪在太傅病榻前,高举着右手用稚嫩的嗓音立下重诺——学生百里屠苏愿誓死效忠大王子,有违此誓,天地不容!而后老太傅安然睡去,三日后入土立碑。

而这回呢?他又为何事露出这模样?

“你......”音消了,依旧不见续言。向来能言善辩的陵越倏地像是被人点了哑穴,再吐不出半个字来。

“陵哥哥想问我什么?”

陵越还是重复着那个‘你’字,酝酿良久还是闭上嘴作罢。

“陵哥哥无话想说么?”

陵越只得点头。

“那屠苏有话想问。”

还是点头。

“我有身子了,对么?”他又补充道,“陵哥哥只需答是或不是,但切勿沉默抑或是避而不答。”

陵越踌躇须臾,缓缓道——

是。

————TBC————

评论(7)
热度(107)

沉雪樱

粮食放这里,吃不吃随你。

© 沉雪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