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待抢购的时间是磨人的······

前文


20

 

慕陶半倾茶杯,湿了一大块丹青,慌忙用手去擦,却是加速散墨,吐吐舌头耸肩道:“多少银子?我赔你。”黎弦换上新页,淡声道:“赝品而已。”

“我听他们说,老鸟来找过我?”这老鸟指的是昴雀。

“闲事罢了。”

“是么?那他还真是悠闲。”他双手扣着后脑勺,朝后靠了靠,“不像我天天这么忙。”

又是一声翻页,无言。

昴雀昨日吃了回闭门羹,心中咽不下这口气,早早地以视察册封典礼为由入宫,然未踏入司礼殿一步,径直往屠苏现下居住的永昌宫去。跨进殿门时,屠苏刚吞下一口白粥,晶亮亮的眼里含着点疑惑笑意,“子长兄怎来得这样早?用过饭么?”说着唤身旁宫女去备副碗筷。昴雀忙摆手说自己吃过了,屠苏点点头,扬手令宫人们到偏殿候命,又沏好一杯茶递给昴雀,对方接过捂在手心取暖。

四下打量一番,昴雀道:“你这里倒是暖得很,颇有火焰山之势。”屠苏正在喝粥,闻言抬起头看昴雀,淡粉色的唇上沾着点点水光,宛若春日浸润雨露后的桃花。昴雀瞧见他这模样忽地红了红脸,有点不自在地扭了下身子,像是没话找话似的问道:“王不在吗?”

“陵哥哥上早朝去了。”

“他用膳否?”

“听说是在清昭楼用的。”

屠苏扎起一块白糖糕细嚼慢咽,临了探出舌舔去唇边沫子,昴雀的思绪轰地一声炸开,目光久久停留在他唇角倔强的糖粉上。强压住内心的蠢蠢欲动,沉思道,师傅留下的笔记说过处于孕期的百里氏族男女会不自主地散出勾人气魄,如今看来着实不假。他暗暗掐了一把大腿,疼得龇牙咧嘴,迎上对面询问眼神又强颜欢笑道:“刚才撞到桌腿了。”屠苏面上还是挂着浅浅的笑容,但隐隐显出一丝裂痕,道:“那便小心些罢,陵哥哥说这桌椅都是前朝古董,坏了不好修理。”

昴雀:“......”难道不该是关心我有没有事吗?

两人谈了会儿话,只见一小太监自外头快步前来,靠近门槛时放慢节奏,站在外头施礼恭敬道:“传王之口谕,午膳在公子处用。”

“晓得了,你去罢。”芙暄交给他一枚小银锭,吩咐小厨房备膳后进殿向屠苏转述王谕,屠苏尚未做出表示,昴雀则牛饮完手中茶道出一句告辞,而后谢绝对方挽留离去。

屠苏道:“子长兄倒是有趣得很呢。”芙暄轻笑道:“昴雀大人的性子向来如此,连王都说过他是个怪人。”

“他成婚了吗?”

“未曾。王过去为他牵过线,却是神女有心襄王无梦。”

屠苏莞尔,“在这世上寻得两情相悦之人实乃难得。”

午膳时分,陵越难耐心绪,双目不自主地瞥向身旁人依然平坦的小腹,十个月之后,这里将诞生出他与屠苏的心血骨肉,天墉城的储君,想到这里,他不禁弯起嘴角,不经意地笑出声来。

“陵哥哥可是想起什么趣事了?”屠苏往小碟里添上一筷子菜,偏头好奇问道。陵越看看碟中佳肴又望望屠苏,眸中渗满柔情蜜意,原想同他分享自己心中将要溢出的喜悦,可忆起御医的叮咛,只好改言道:“不过是想起一则笑话罢了。”

“什么笑话?”

陵越佯作思索状,片刻后说道:“一个僧人见道人们洗浴,先请师太,次师公,后师父,挨次而行,于是僧人感叹说:‘就只有我僧家没规没矩的,老和尚还没下去,这小和尚倒是脱得精光了’。”一旁侍候的徐公公和芙暄交换一个眼色,稍稍干笑两声,屠苏若有所思道,“道家的师太是同道长一起洗浴的么?这似乎有些不合法理。”便又低下头顾自用膳。陵越讪讪拨饭,一时只觉尴尬不已。

膳尽,二人摆驾小花园,徐公公吩咐宫人们收拾残局,而后与芙暄一同随侍。停步花园景墙前,陵越令他们在外候着,自然而然地牵过屠苏拢在袖间的手,肩贴肩地朝里迈步。待二人身影远去,芙暄轻问:“可是要遣人护着?”徐公公道:“自有暗卫潜伏。”

这小花园屠苏搬进来时来过一回,可不过只是在外围绕了一圈,今日踱进这内部,竟是诧异不已。这外围多种植着高大的绿树,乌密密地罩出个阴凉地里来,夏日倒好,这冬日风来却是冷得刺骨。而内部则别有洞天,因是引了镇国寺山后温泉水,这儿暖和如春,道旁生着许多不知名的香草,幽幽地拂过一阵阵清味。轻轻吸上一口,仿佛整个身子都清爽通透许多。

“屠苏可喜欢?”带着些许潮湿的温暖气息钻过屠苏脖颈的敏感处,不自觉地染上一层粉料,他略微转头,唇瓣恰好侧过陵越靠近的面颊,这会儿倒是连脸都升腾着红云。试着退后一步回话,忽地腰际被一只大手揽住向前一撞,直直撞进那双满含宠溺的黑眸。

“屠苏可是喜欢?”

“喜欢。”

“喜欢什么?”

“喜欢这里。”

“只是喜欢这里么?”陵越垂下眼帘,看似有些伤感,喃喃自语道:“仅仅喜欢这里而已啊。”屠苏忐忑不安,像是有千万只猴子在心肝上抓挠着,轻声说道:“陵哥哥......屠苏也喜欢的。”

“哦?”

像是极力证明什么,双脸红得烫手的屠苏一字一句认真道:“屠苏喜欢陵哥哥,比喜欢小温泉还喜欢。”陵越刮了下他圆润的鼻头,又觉着不甚满足,便紧抱他到怀里,下巴搁上他的肩头,低低地笑道:“屠苏,你是个坏孩子。”

“我不是。”

“你是。你是个善于下情蛊的坏孩子,而我就是最好的证明。”

“我......”屠苏踌躇良久,终究放弃辩解,抬手环住陵越后背,须臾颇有不甘地发声,“陵哥哥才是坏孩子。”

“很坏很坏的坏孩子。”他的声音几不可闻,很快散在交错的丝缕青丝间。

————TBC————

陵越说的笑话来自《笑林广记》

评论(6)
热度(100)

沉雪樱

粮食放这里,吃不吃随你。

© 沉雪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