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文


35


根据医嘱躺了半日,下午办理出院手续。

外头暖洋洋的,晶亮的光芒仿佛能融化一切阴暗。

胡平一手插在口袋,慢悠悠地迎上来,易峰笑道:“何德何能让大队长亲自前来。”

“我不是来接你的,只是有个人要见你。”

那是个陌生人,一个陌生女人,一个表面年龄比实际年龄小上许多的女人。

二人进屋时,她正在喝新泡的茶,米色大衣外套轻靠椅旁,见胡平坐下,抬手为他倒上一杯,目光触及他身边的易峰,倏然一怔,撒出几滴茶水。

Angel。

易峰听到她这般呢喃。

“谁是Angel?”胡平问。

女人没答话,只是静静地盯着易峰,目光灼烈,似乎真将他当作那播撒福音的天界使者。

“我是天使?”易峰好笑地摇着头,“我权当这是对我长相的称赞。”

胡平道:“她就是当年照顾过许岚的护工,也是这个世上除许岚外,唯一看过她的人物画的人。”

易峰微愕。

女人开了口,带着点粤式口音,“你就是许小姐画里的Angel,我不会认错的。”说着,她往上衣口袋摸了摸,掏出自己的手机递到二人面前,“你们瞧,是不是这位先生?”照片的像素不高,隐约只能瞧出点轮廓来,然经验老道的胡平一眼便看出画中人正是易峰,于是问道:“她所有的画都是这样的么?拥有黑白双翼的雄性天使?”

“我不知道,我只看过一幅,其他的我真的不知道。”

待女人离去后,易峰问胡平,“许岚为什么要画我?难不成她移情别恋了?”

“这个答案我暂时还没有头绪,或许等找到剩余的画之后就能明白。”

临出门时,Kevin如无头苍蝇般直奔而来,险些撞得易峰一个踉跄,停稳身子后急慌慌道:“威廉哥,威廉哥......”不等他说完,易峰一个百米冲刺闪到无影,胡平伸手拍拍Kevin的背,“顺好气再说。”

“顺个鸟啊,走走走!大发现!”

两人到达时,只见易峰站在墙角,耳尖染着点红,伟霆倒是一派云淡风轻,坐在沙发上喝咖啡撕面包,胡平问发生何事,伟霆放下杯子扯出一个灿烂笑脸,“他一上来就扒我衣服,然后我就......”

“然后你就禽兽了?”Kevin补充。

“白日宣淫,不是我的风格。”

胡平撇撇嘴,随意挑了个位置坐下,顺带着朝墙边方向招呼一声,Kevin晃着二郎腿说道:“小嫂子硬气着呢,绝不向恶势力低头。”话音未落,身侧落下一个温热躯体,对上来人无比正经的神色,对方道:“能让我的低头绝非恶势力,而是真相。”

您就可劲儿装吧您!

“Kevin眼睛别瞎看,把注意力放在我这里。”伟霆颇为‘好心’地提醒着,Kevin啧啧两声,乖乖将眼神投到铺在茶几上的一大堆照片中,不禁瞪大双眼,“这,这些都是从哪里搞来的?别真是许岚的那什么吧?”

胡平无语,“合着你什么都不知道就来通知我们?”Kevin挺挺小身板,“我可是依照威廉哥的指令办事的!”伟霆轻咳两声揪回跑题二人的焦点,“原图已经被损坏,这些照片是损坏前拍下的,在我拿到手前一直封藏在银行的密码箱内。”他抚摸着下巴并不存在的胡子,“从这些照片里,你们能看出什么?”

“好像画的都是《圣经》里的故事。哦,这个我知道,该隐杀亚伯!”

“你们仔细看这几个故事,”伟霆将照片一一排列,“有没有发现什么共同点?”

胡平轻吐出一个字,“‘杀’?”

“没错,杀。”陆恩城的声音陡地自身后传来,嘴角挂着邪气的笑意,在Kevin旁边停住脚步,一屁股挤过去,“她画的所有人物画都有关杀戮,如果依照时间顺序来看的话,最后的结果会是这样。”纤长的手指不断动作着,过了一会儿,他道:“许岚她是个偏执症的患者,同样的,她也是个心理操纵高手,只可惜,最后连她自己都逃不过这些暗示。”

“暗示?”不知是谁发声询问。

“对,暗示。这张半堕天使图是她最后一张人物画,如果我们将目光放向之前的画作,会发现在她的图中,无论是天使还是堕天使,最后都只有一个结果,那就是死亡。”

“举个最简单的例子,我今天告诉你,你是个苹果精,今天的你肯定不信。如果我每天都告诉你同样的话,再给你看与之相关的故事,久而久之,不用我说,你的潜意识里自然会产生‘我是个苹果精’这样的想法。这些人物画的原理便是如此,许岚在得知自己无法逃脱自己设下的心理暗示后,就转而将目标移向姜语熙,再由被下指令的姜语熙控制潇清叶。不过,前提条件是,姜语熙和她拥有相同的感情,即对伟霆有情,而这个情可以不只限于爱情。”陆恩城顿了顿,继续道:“记得当年的虐杀动物案吗?犯人就是许岚的试验品之一。近期的案子,我想老胡应该有点头绪了。”

“房子是以潇清叶朋友的名义租来的,但实际使用者是姜语熙,我们还在里面发现大量恐怖图片和西方神秘氏族用的阵法图。”谈起这事,饶是训练有素的胡平也忍不住打了个寒战,谁能想到白日里优雅美丽的心理医生姜语熙,入夜之后会变成一个不断对小动物捅刀子,制作绘画了阵法的裂嘴娃娃,还在伟霆照片上丢飞镖的疯子。

简直太令人难以置信。

“案子进展到这里,我想应该可以告一段落了吧?我都饿了。”Kevin揉揉自己的肚皮,委屈巴巴地瞧着他的小嫂子。

“人证物证俱在,我该回去好好整理一下开庭供词。”胡平把照片收进档案袋,提着袋子站起身,头也不回地开门离去。陆恩城戳戳Kevin的腰窝,讨好似的道:“走吧,我请你吃饭。”

“可以。但是不许动手动脚。”

陆宋二人也离开了。

“现在,轮到我们算算总账了吧?”伟霆双手支着头,偏来的脸笑意盈盈。

“滚。”

————全文完————

作者后记:

历时不知道多久的文终于完结了!鼓掌!

特别感谢在我连载期间给予我支持的各位读者朋友们,尤其感谢我的两位编辑姜语熙和许岚,谢谢两位女士的授权,使我不用遭受名誉权的官司轰炸(仰天大笑)。

尝试出道以来首部悬疑耽美小说,感觉还不赖。辛苦我那位还未被法律承认的先生威廉以及我父母和朋友在我创作时给予的协助和鼓励。我爱你们!

雨廷

评论(8)
热度(33)

沉雪樱

粮食放这里,吃不吃随你。

© 沉雪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