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文

倒数第三章!


33

 

算不得宽敞的房间内弥散着似有若无的医用酒精气,长睫毛掩盖着的眼珠子动了动,张开一条小缝,倏然又猛然放大。一张脸正笑吟吟地望过来,携着自小以来熟悉的意料人士的关怀情味,却冷不防地使人打了个寒战。

那人轻问:“你现在如何?”易峰撑起双臂坐起,扯扯嘴角道:“还好,就是头有点疼。”

“既然头还疼就再靠会儿。”她垫高枕头,“除了头疼还有什么别的感觉?”

“暂时没有。”

“语熙?你怎么在这?”伟霆拎着一袋子食物进屋,瞧见坐在床边的白大褂疑惑蹙眉,搁下手中物拉来椅子在另一旁坐下,捏捏易峰的手掌关切道:“身体感觉怎么样?”易峰如法炮制,将先前的回答重复一回,姜语熙垂眼思索几秒,起身留下几句叮咛离去。伟霆目送她远去,关门回到原位,重新问一遍原先的问题,又在后头添上一句——

你好像对她不甚友好?

易峰探身挑出一个洗净的苹果,边嚼边道:“如果这是一部言情小说的话,我会告诉你,这就叫做‘情敌见面分外眼红’,然而我并不爱写言情。”

“你喜欢侦探小说,这个我知道。”伟霆笑着说。

“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我就有种很奇怪的感觉,你不认为她跟去世的许岚有几分相似吗?虽然可能有妆容的原因。还有她用的香水···我记着许岚好像也有类似的一款。”

“你刚刚醒,可能大脑还有点不清楚,再休息一会吧。”伟霆替他掖了掖被子,“我去找医生了解一下情况。”

“什么情况?我认为我的身体状况非常良好。”

“那也只是你以为。”撂下这话,伟霆头也不回地远去,任由身后人朝他投来两道恼怒的目光。

医生合上病历本,不住转动手上的签字笔,迎上前头询问的眼神,慢条斯理地说道:“我记着在病人送来时就说过了,之所以昏倒是因为疲劳过度加上轻微的食物中毒。还有什么要问的么?”

“三年前,还是实习医生的你是否接触过一个叫许岚的偏执症患者?”

手中笔落地,医生慌忙弯身,却被截了胡,伟霆递上笔冲他微笑,“我想,你应该不会介意跟我谈谈关于她的事情吧?”

“这一切可都太匪夷所思了!你们可不是在编小说吧?”Kevin倚入单人沙发,啧啧两声,欲言又止。陆恩城与江雨崎各占一位,轻碰手中咖啡杯,前者抬手捏捏Kevin的肩膀,“我们倒希望这只是一场戏,然而它真真实实地发生了,而且就在我们身边。”江雨崎牛饮般灌下一杯摩卡,揩去唇角咖啡渍,打开随身小镜子补妆,漫不经心道:“我师父的灵感一个比一个优质,奈何文笔练来练去还是那么差。”而后刚补完粉的额头获得一击爆栗。

江雨崎气极反笑,耸肩道:“这就是有个小心眼师父的下场。”

易峰头枕手臂凝望掉落两块漆的天花板,心里有些焦躁不安,屋子里暖烘烘的,他的脸颊红扑扑的,像个红富士苹果,可他的四肢却不自主地发起颤来,仿佛所有的热度都只集中在脸部和肩部。他像虾一样弓起身子,收紧伟霆送来的陪睡泰迪熊娃娃,上头残留着淡淡的兰花香,低头用力吸上一口气,试图驱散自深处窜上的恐惧与不安。

他在恐惧些什么?在不安着什么?

脑袋有点昏沉沉的,无法继续思考。清幽的兰花香仍在鼻尖旋绕,一对眼皮剑拔弩张,拼命地打架,挣扎半晌终究没有坚持下去,歪头沉睡。

啪嗒。啪嗒。

空荡的走廊上传来一阵高跟鞋踩踏声,鞋是圆头小牛皮鞋,头部浮着一层灰,边缘有点小磨损,似乎已有点年头,可其余的衣着却是纤尘不染,尤其是最外的白大褂,照映出些许苍白而病态的美。来人的左手插在外衣口袋里,右手捋一捋额前碎发,稍稍整理面上挂着的口罩,然后轻轻地拧开易峰所在的病房,慢慢碾步进去···

————TBC————

评论(3)
热度(36)

沉雪樱

粮食放这里,吃不吃随你。

© 沉雪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