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文

广告时间:镜镜的启邪本


32

 

易峰对着聊天窗口踌躇,框中的文字显出又删去,来回数次后,深吸一口气敲出几个字眼。

【是么?雨廷大大的真容应该很好看吧?】

经过几秒,对面传来一张照片,上头的身影呈半清晰状,底下附着一句略带歉意的留言——

当时有点激动,拍得不大好,没有拍出大大十分之一的好看。

呵呵。

易峰无声冷笑,面上现出复杂情绪,映着屏幕的光显得颇为瘆人。

耍我很好玩吗?陈伟霆。

正在埋头办公的伟霆不自主地打了个寒战,偏头瞧一眼紧闭着的空调百叶扇,搁下笔摸摸下巴,是不是该考虑考虑开一回暖气了?

Kevin喜冲冲的心绪在望见对面人似笑非笑的脸庞后荡然无存,如同犯错的小孩般缩着肩膀坐下,见对方脸色稍有和缓,这才轻舒下身子点单。待侍者退下,易峰执起手边水杯凝视其中晶莹剔透的液体,问道:“你有什么话想和我说吗?”

“嗯?”Kevin挠挠头,满目不解,“不是小嫂子你约我出来的吗?”

“我约你出来?哦,是我约的你。”

Kevin嘿嘿笑,“所以小搜子找我有什么事?”

“听你坦白。”

“坦白什么?能让我也听听么?”熟悉的嗓音自身旁传来,Kevin嫌恶地往里挤了挤身子,没好气地瞪着发声者,“关你什么事?我跟小嫂子之间的家务事还轮不到你这个外人多嘴!”陆恩城唇上笑意更深,转过头朝易峰讨个许可,易峰眸中闪着点点寒意,但嘴角却是拉开一个小小的弧度,“陆店长请坐。”Kevin赶忙挤眉弄眼,奈何易峰毫不动摇,任由眼前之人上演猎人与猎物对峙的戏码。

三杯咖啡上桌,香气氤氲,然无一人抬杯品尝。

易峰的目光在他二人身上来回几秒,淡声问道:“谁是雨廷?”Kein先是一愣,随即笑眯眯地说,“小嫂子你这不是明知故问嘛?你不是早就知道雨廷的真实身份了?”

“谁说的?威廉?”

Kevin摇头,“是小嫂子你自己说的。对了,你突然问这个干嘛?”

“雨廷是陆店长吗?”

陆恩城含笑摇头,Kevin切了一声,“他怎么有本事写出那么好的作品,就他肚子里的这些花花肠子,顶多写点哗众取宠的小黄文。”陆恩城故作惊奇,“原来你这么了解我么?”

“呸!谁了解你了?不要脸!”

“雨廷是陈伟霆?”易峰懒得看他们的打情骂俏,再次提出自己的疑问。Kevin点头,不紧不慢地说,“别看威廉哥平日傻里傻气的,肚子里的墨水可足着呢!还有啊...”易峰难得毫无风度地打断他,“他傻不傻我知道,写得好不好我也知道,我想问的是,为什么跟着他一起耍人?潇清叶也好,王主编也好,我也好,都被你们握在掌心里玩得团团转。”

“我们什么时候耍过你们了?”Kevin只觉满腹委屈,“小嫂子你就算生气也不能胡乱给我扣帽子啊!”他抬手摸一把眼角不存在的泪,“当初是小嫂子你亲口说知道谁是雨廷,我就没有太过深究,谁知道你认为的雨廷是陆恩城这个傻冒。再说潇清叶和王主编,为什么威廉哥要向他们公布自己的身份啊?又不是什么亲朋好友。”

“所以,威廉真的就是雨廷?”

“对啊,我要是骗你就罚我打一辈子光棍!”

易峰抿抿唇,过一会儿站起身交代陆恩城好生照顾Kevin,自个儿付好账直往外头奔去,忽视后头陆恩城眼里掠过的如狼遇上羊般的精光。

伟霆盯着眼前的人,目光灼热得像是要在他身上烧出个洞。似乎自辞职以来,这是他第一次踏足自己的办公室,心底喜悦不安参半,于是小心翼翼地询问:“你是改变主意了吗?想重新回到我身边继续当我的私人秘书?”

“不是。”淡然的音调浇灭所有希冀的火苗。

“那你...”伟霆打量他空空如也的手掌,“那你肯定不是来给我送爱心便当的。”

“不是。”

“除了这两个字,你还能说点别的么?”

易峰没回话,翻出口袋里的手机戳戳弄弄,举到伟霆面前道:“这是昨天我负责的一位作者发来的照片,上头的人是你么?”伟霆凑近仔细辨认,“似乎是,又似乎不是。”

“那位作者说,照片里的人是雨廷。”

“嗯?”伟霆微笑,“终于想起问我这件事了吗?”

“你欺骗我。”

伟霆蹙眉,“欺骗?我什么时候欺骗过你?反而是你一直在我面前支支吾吾的,试图遮掩你是山风的事实。更何况,在我知晓你的身份之前,你可早就知道我的。如果说欺骗,不该是你欺骗我吗?”

“我不知道,”易峰呼出一口长气,迎上他晶亮的眼,“我不知道你就是他。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我都处在错误的认知中,某些时刻我甚至认为自己是不忠贞的。你那时候说不介意雨廷和山风继续组CP,但是我很介意。每个人只有一颗心,不能同时容纳两个人,这种矛盾心理你能明白吗?”

“你喜欢雨廷?像喜欢我一样喜欢着他?”虽说都是自己,但伟霆心中还是升腾着怒意,担心易峰会瞧出他的心思,而后留下自己小肚鸡肠的印象,他又不住地暗自宽慰,幸好他喜欢的是雨廷,幸好雨廷就是自己。

“我不知道。你是特别的,他也是特别的,这两种感情不能混为一谈。”易峰忽觉太阳穴一痛,大脑一阵恍惚,抓着身旁沙发的手指隐隐发白,“我想,我该回去了。”伟霆捞起椅背上的外套穿好,又低头按下内线电话对秘书说了几句,得到回应略微拧眉对易峰说道:“你先到停车场等我,我处理完一点小事就来找你。”

无声。

“峰峰?”他站直身子朝易峰站立的位置看去,双目陡地失焦,飞似的跑过去抱他在怀里,冲着外头吼了两声,秘书闻声而来见状立刻拨打急救电话。怀里人闭目睡得安详,而越发苍白的脸颊和唇色却昭示着他体内的不平凡。

————TBC————

快到尾声啦!

评论(3)
热度(46)

沉雪樱

粮食放这里,吃不吃随你。

© 沉雪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