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文


(4)


方木拎着大袋子进屋放下,揉揉发烫的脸颊,径自进厨房开火煮了个鸡蛋。心里虽知小乔本是无意,但无端受女孩子一耳光总是令他挂不住面子。蓝盈盈的火苗跃动着,听得沸声便调小火力容它慢慢加热,返身回客厅开袋整理。

熄火将鸡蛋浸温,剥壳裹进手帕捏着在脸上来回滚动几圈,电视里是千篇一律的情情爱爱,茶几前齐整地摆着一排自大而小排列的零嘴,多为坚果。

告别前得知自己与刘子光见过几回的小乔殷切期望能够被介绍一回,方木垂垂眼,摊开手帕,将鸡蛋三两口吃完。

他和刘子光似乎还没有熟到这个份上,甚至他还有些记不清那个男人究竟生得什么模样……

刘子光裹着薄被在折叠床上翻来覆去,在路上遇到的几个女孩的影像不住在眼前盘旋,他不是老谢,不存在误认他人为自己妻子的愧疚,只是偏偏什么都忘不掉。他皱起眉头,试着抓出其中一个倩影,女孩生得甜美,笑起来嘴角边还有一个小梨涡。

那就是陈希吗?方木的女朋友?不知为何,他的心忽地沉了一下,门窗紧闭的屋子里满满的都是焦躁不安。

愣头青仰头,冲着来人不自主地喷笑,笑够了才问道:“光哥你昨晚做贼去了?瞅瞅这大乌青,是被主人家打了吧?”刘子光无语,暗自睨他一眼,扯扯嘴角回答:“对啊,偷鸡不成蚀把米,还被揍了。”一旁不明情况的男人撸起袖子,叉腰双目圆睁,大喊道:“哪个不长眼的敢动我们光哥?!”愣头青又是好一阵捧腹。刘子光上前拍拍那人的肩膀,“你认为,谁能动得了我?”那人的目光在他鼓起的肌肉弧度上闪了闪,面色缓和下来,嘻嘻笑道:“倒是了,谁能动我们光哥?”

刘子光呷呷嘴,顾自转过身忙活今日的工作。

方木睡到自然醒,叼着牙刷随意抓抓头发,却越发像个鸡窝。房子靠阳,晒着的衣物浸润着重重的阳光气味,他抖落几下换好,抄起茶几上的钥匙串在指上旋晃几圈,口袋里的手机嗡嗡作响,未瞧屏幕接起,对方沉稳但隐约有些急躁的声音传来。

他说,有新案了。

到达之时,被害人已被抬走,邰伟和法医正在角落处激烈争论着什么,空气里弥漫着浓郁的铁锈味,似乎还夹杂着些许老屋子特有的霉味和泥土气,方木接过身边人递来的口罩和白手套,站在门外遥遥地朝里扫了扫。

“在外头能看出什么?真当自己是天才了?”显然邰伟已经发现他,停住争论偏头冷声发言,朴法医向旁边挪了两步,露出半边身子冲方木轻轻点头,又招招手示意他可以入内。方木捏紧拳头,强忍翻涌而上的呕吐感移步过去,邰伟脸色更加难看,似乎能瞧见后脑勺处冒起的青烟,“怎么来得这么晚?!不要以为自己有点本事就这么目中无人!”

相对而言,方木倒是冷静下来,淡淡吐出三个字:堵车了。随后,撇去心中越来越盛的不适投入朴法医的案件描述。

刘子光的手搭上身旁人的肩膀,不轻不重地拍了两下,但老谢的情绪依旧激动,对着眼前做笔录的文员大吼大叫,“老子没杀人!老子到的时候那个女人就已经死了!”文员对这情景习以为常,用笔帽敲敲桌子,“没人说你杀人,请你回来只是想录个口供。”

“我们什么时候能走?”刘子光收回手瞥向密密麻麻的记录本,“他说得够清楚了,你们还想知道什么?”

“等队长确认过就能走,他现在正在路上。”文员又为他们添上半杯水,“你们知道的,该走的程序还是得走一遭。”老谢猛地灌完一杯水,胸膛用力起伏,再次强调自己是无辜的。文员浅浅笑着,不做任何回应。

邰伟众人姗姗来迟,朴法医径自回隔壁楼层的法医室,方木同几个实习警员跟在邰伟身后各自归位,邰伟拉开椅子就是一句低骂,心想下回要是见到交通队的队长一定得跟他好好讨论一下这群疯子司机,一个个还真把自己当秋名山车神了?翻翻文员送来的口供,啧啧两声道:“没什么可用线索,让他们走吧。”文员转身离开。

方木捧着咖啡路过他身后,浅淡的嗓音传来,“喝烈酒跳艳舞并不是解压的好方式。”邰伟双手拍桌猛地转身揪住他的领子,咬牙切齿地说,“一个会在办案时迟到,适应不了现场的人没资格说这种话!”方木眼里蕴着几缕寒气,直直回瞪。邰伟倏然轻哼一声松手,坐回原位继续生闷气。方木握着纸杯子慢悠悠地踱远,路过文员办公处时,听得有人唤他,转头对上一张熟悉的笑脸。

“又见面了,方木。”刘子光说。

方木点点头说:“你好。”老谢的眼神在二人面上来回,伸手拉拉刘子光的衣角,低声催促他离开。刘子光起身往外走,想到什么似的返身道:“方木,我有事找你,方便过来吗?”文员瞧一眼当事人,只见他颔首跟上前。

踏出大门,老谢长长地舒出一口气,方木仍旧慢条斯理地饮着手中的咖啡,刘子光挑眉问他,“你在这里坐的什么位置?”

“顾问。”他抿抿唇做了补充,“心理顾问。”

老谢说:“你告诉他们,我没杀人!他们不能诬赖我!”

“这取决于法医的诊断和他们调查的结果。”他将杯子丢进一边的垃圾桶,询问刘子光,“你的事说完了?”

刘子光踌躇,借故支走老谢,额上和手心都沁了层细汗,他感到了前所未有的紧张,“你…你周末有空吗?”

“有事?”方木黑白分明的眼眨巴两下,“我跟你之间还有非要在饭桌才能说的事?”

刘子光后背一僵,干巴巴道:“再带上你的女朋友和她的朋友,这饭是老谢请的。”

“哦,我会通知她。没事了?”得到对方回复,方木头也不回地走进大楼。刘子光不自觉地磨磨后槽牙,方木这小子可真是够让人不爽的!

————TBC————

评论(2)
热度(40)

沉雪樱

粮食放这里,吃不吃随你。

© 沉雪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