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文


(四)

 

村长姗姗来迟,众人纷纷相迎。

小凡自丁隐身后钻出头瞧他,抬手咬下块胡萝卜咀嚼,咔嚓咔擦的,听得丁隐无意皱眉。

阿辛婆简明扼要道明原委,村长背手在那三人面前晃了晃,对翠儿道:“他二人皆欲迎你过门,然一女不侍二夫,你便择一人吧。”翠儿咬唇不住摇头,小凡吞下最后一口胡萝卜走上前,村长倏然眸光一闪,眼神牢牢锁在他腰际的玉笛之上。

“你不喜欢他们,对么?”小凡轻问。

翠儿惊讶抬眸,随即垂下眼帘不语,村长稍稍蹙眉,“当真如这位小公子所言?”翠儿面露赧色,轻应一声,开口道:“翠儿心有所属,恐无法另嫁他人。”

“既有所属还敢瞒着阿辛婆收两家聘礼?真是好大的胆。”阿穹叔平日虽不受他人喜爱,但此言一出倒还是得来不少赞同,先前那迎接村长的青年应和,“翠儿你怎可如此?”阿辛婆颇有恨铁不成钢之意,却还是柔声柔气地询问孙女,“我的好翠儿,你心中装了谁?又为何收下两家聘礼?”翠儿张口将辩,那李三陡地插言,“翠儿,你究竟心悦着谁?何不道出给我和王六一个痛快?”

“我...”翠儿脸上红晕更深,目光有意无意地在丁隐身上流连,鼓起勇气道:“我...我喜欢丁大哥。”小凡挑了挑眉,转头问丁隐,“丁大哥是谁?”

丁隐:“......”

“我姓丁。”

“那可不成,”小凡小跑回去拽住他的袖子,“你答应过要娶我的。”丁隐扶额,余光瞥一眼阿辛婆和翠儿,既不抽手也不发言,就这么直挺挺地站立着。村长见状慈爱地拍拍李三与王六的肩头,“你们当真欢喜翠儿而非只想同对方怄气?”

“这...”

李三和王六对看一眼,其中意味不言而喻。村长了然,当即拍板道:“你二人尽快去阿辛婆家收回聘礼,至于翠儿...”他抿抿唇,“情爱之事我管不了,你们自行解决罢。”说完,他朝小凡招招手,对方疑惑自指,松开手走过去,村长又对围观的村民挥手示意他们可离去,众人一哄而散,翠儿快步上前叫住村长,瞄一眼不远处的阿辛婆,“那些聘礼不是我收的。”

“哦?”

“是卯篱公子说,若真想知晓丁大哥的心意,便...所以他就替代婆婆收了李王两家的聘礼。翠儿有错,对不住李三王六的情意,也让婆婆在大家面前失了脸面。”村长恍然大悟,摸了摸翠儿的头,“你不过是受到一时的蛊惑罢了,不用太自责,且回去罢。”翠儿点头,返身携阿辛婆回家。

小凡这才发声问道:“村长找我有事?”村长暂不回答,朝丁隐使了个眼色,丁隐心领神会转身离去,小凡心底疑云更重,重复一回方才的问题,村长拱手恭敬道:“单箫不知兔儿仙到访,迟来相迎还望仙君见谅。”

单箫?山魈!小凡一个激灵,托出腹中疑问,“这村中是否有什么古怪?”单箫摆头,“并无任何古怪。若是仙君想问丁隐之事,我只能说,那娃儿生来天赋异禀,实乃人中龙凤。”

龙王和凤凰?原来他的来头这么大的么?难怪敢拿着剑喊我是妖怪,而且他小指无红线,想必这凡尘没有一人能配得上他。

“上仙的事小神已听土地爷提过,方才令文书查阅一番户籍簿,本村尚未婚配的适龄男女共计十五人。”

“十五?那也就是说,有一人会被落单?”

“那十五人中有一丁隐。”

小凡动动手指,眼眸灵光闪烁,“这么算起来,要是都能撮合成功,我就有八个功德点了。”单箫慌忙摇手,“人仙不可相恋。想想那七仙女和织女,难不成上仙要重蹈她们的覆辙吗?此举万万不可为!”

“她们是女仙,我是男仙,难道也一样么?”

“您们都为仙,何来异同?”

小凡腮帮子鼓胀胀的,看上去像只白馒头,村长作了一揖,“即便少了丁隐这一对,上仙也能圆满完成任务。”

“你会帮我么?”

“自然会。区区两万适龄男女,小神还是能为上仙觅得。只是...”单箫呷呷嘴,“上仙常年在兔儿神庙修炼,习的自是兔儿神的姻缘论,可这人间行的是阴阳调和之规律,而兔儿神之道用在这儿实属不可。”

“阴阳规律?那是什么?”

“女子为阴,男子为阳,阴阳规律则是指男女相恋成婚,恰如七仙女董永、牛郎织女那般。景芜星君未曾言明,但小神猜想那万对佳偶指的应是这样的结合,然应非上仙所知之律。”单箫将心中所想娓娓道来,直说得小凡瞠目结舌,经过良久回神感叹,“这些可太令人匪夷所思了。”

“举个最简单的例子,丁隐日后必然要与女子成亲,生儿育女,还望上仙莫要再在他身上耗费心思。”

小凡努努嘴,心中仍有点不甘,但碍于单箫虚长自己数百岁,只得转移话题道:“村长爷爷,李三和王六总是这样斗气么?”

“自上辈开始的恩怨,最早的时候是芝麻蒜皮之事,后来王家未过门的媳妇成了李家新妇,这梁子便结得更大,直至李三王六这辈,则是见面就打,不见面也骂,闹得不可开交。”

“神君说过,不打不相识,这世上的冤家最易成为良偶。或许两家的恩怨情仇可因他二人的结合得以化解,村长爷爷你是不是也做此想?”

“这...”村长蹙眉,“上仙此言有理,但上仙可曾想过,他二人都是男子之身,若真结成夫妻,额,夫夫,只怕难被村民们所容。”

“真爱还需分是阴阳还是阳阳么?”小凡挠挠头,“既然彼此有心,为何还要遭来风言风语?神君果真说得对,这人间可真是比其余几界来得麻烦许多。”

单箫慈祥微笑,“望上仙不嫌小神聒噪,您在人间行事心中得牢记一句:既来之则安之。莫要轻举妄动为好。”

————TBC————

评论(3)
热度(66)

沉雪樱

粮食放这里,吃不吃随你。

© 沉雪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