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更~

前文


(三)

 

最终经不过小凡的软磨硬泡,丁隐同意不杀幼鹿和白兔,但这两只野山鸡却是说什么都不愿让步。

小凡道:“杀山鸡也是杀生,再者说它还能下蛋给你孵许多小鸡崽。”

“这是公的。”

“公鸡会打鸣,养着能唤你起床。”

“它们不会打鸣,只会啄人。”

“......”小凡瞧着那两只山鸡半晌,“要不留着看家?万一有歹人来犯,它们还能抵挡一阵。”丁隐无奈扶额,“这村子向来和平,何来歹人?”

“那...”

“阿隐在家么?”有一老妪叫门,小凡蹦跳着前去开门,那老妪见到他时微愣,随即对丁隐道:“阿隐,我来找你讨点盐巴。”丁隐答应一声,接过她手中小罐转身进后院,老妪合掌搓了两下,舔舔嘴唇问道:“你便是阿隐带回的小媳妇?”

小凡请老妪坐下喝茶,一手顺小白兔的毛,一手摸着幼鹿的头,温声问道:“婆婆您家中可有适婚的孩子?”

“老妇有一孙女名唤翠儿,待字闺中。”老妪余光落在躺倒在地上的两只山鸡上,“这是阿隐今日打来的所有猎物么?”

“还有我手中的兔子和小鹿,他答应我不杀它们,婆婆你能不能帮我劝劝他,让他不要杀这两只鸡?”

老妪面露难色,站起身拿过小罐说道:“清官难断家务事,这两只鸡的事你们小两口自己解决吧。”丁隐瞥一眼正垂头鼓腮帮子摸兔子尾巴的小凡,拎起两只山鸡塞到老妪手中,“您昨日赠我一篮菜,这两只山鸡权当是我的回礼罢。”

“那你们小两口吃什么?”

“家中粮食富余,还请婆婆放心。”

老妪这才心安理得地带着盐罐子和山鸡回家。

小凡偏头问丁隐,“为何他们都称我是你的媳妇?”丁隐耳根一红,别过头回道:“我从未带外人回过家,他们自然会误会。”

“哦。”小凡了然点头,不解询问:“媳妇是什么?”

“......”

“你既替人做媒,怎会不知何为媳妇?”

小凡道:“神君说过,有些事情只可意会不可言传。”

丁隐问:“那你会到了么?”

“没有。”

“......”

丁隐无奈叹气,起身进厨房烧火煮饭,小凡安置好幼鹿抱着小兔子跟过去,绕着锅炉转上几圈,摸摸小竹篮又掂掂鸡蛋,“壮士,你现下是要作甚?”

“做饭。你别傻站着,帮着添点柴。诶!别凑那么近,要烧头发的。”小凡在柴火堆里挑挑拣拣,专找不顺眼的木柴丢入,边丢边敲灶沿,低声呼唤:“灶王爷爷,您在不在?”炉火有规律地摇晃两下,隐约显出张人脸,以密音回应道:“你这小兔儿好好的兔儿神庙不待,跑到人间做什么?”小凡同以密音简洁明了地告知来龙去脉,灶王爷呵呵一笑,“旁的话我就不多说,这人间可与兔儿神庙大不相同,你行事发言需更加谨慎些。”小凡应下,那火焰又摇曳两下恢复原状。

“诶!小孩儿,你不要添这么多柴火,容易焦锅。”丁隐一把将他捞起,另一手上还捏着盐罐,“瞧见那个篮子了么?去择菜吧。”小凡捧着一堆菜在他眼前抖了抖,“这些要怎么弄?”

“豆角掐头去尾,折成等长的小段;青菜的话挑出有虫眼的叶子,将好的菜叶搁进那边的水盆里清洗;胡萝卜洗洗干净就好。”

小凡若有所思地坐到小板凳开始择菜,小白兔跃到他腿边,动着三瓣嘴嚼滑落的菜叶子。处理完青菜搁到请水盆中,他瞧着鲜嫩的胡萝卜,喉头咕噜地上下一动,伸头朝丁隐的方向望了眼,扫来一根在水中随意冲洗几下,双手捏住头尾低头狼吞虎咽起来。

“小孩儿,你洗完了吗?我需要青菜下锅。”丁隐叉着腰可气又可笑,“你就这么迫不及待么?罢了罢了,先把其他的给我。”小凡仰头,两颗雪白兔牙一目了然,迎上眼前人错愕的目光,一歪脖子笑道:“你家的胡萝卜真好吃!”

丁隐呼吸微乱,暗暗退后几步,余光斜至墙上,毫不犹豫地伸手拔剑指向小凡,眼神倏然冷冽,“妖怪!速来受死!”

妖...妖怪?小凡环顾一圈,最后指指自己,“你说的是我吗?”他放下啃了大半的胡萝卜,抬臂在脸上胡乱拍上数下,忽地左手掌心触到两块突起,他触电似的蹦起,捧住脸颊转过身,很快又转回来,模样已与常人无异,停在胸前的双手轻抖,“你看到了?”

“你这妖孽速速来降!”

小凡怔在原地,俨然一副生无可恋之态,他忆起兔儿神曾经对那个凡人说过的话,沉思好一阵子开口道:“你看到了我的牙齿,你就要娶我。”

“人妖殊途。”这四个字携着重重寒气扎入小凡心中,他咬着下唇垂头思考,复扬起小脑袋,目光灼灼,“可是神君说过,我们的牙齿是不能显露在人前的,既然你看到了,你就必须得娶我,不然...不然神君会生气,不让我回兔儿神庙的。”

丁隐收剑到背后,三两步走到他面前,自头顶打量至脚尖,声音仍旧冷漠,“我不会娶一只公兔精。”

“我不是妖精,我是兔儿仙。兔儿仙你知道么?就像嫦娥姐姐养的玉兔一样,我是兔儿神膝下的小仙子。”他说话时脸侧小须一晃一晃的,煞是灵动,丁隐心底警惕未减半分,只这么静静地盯着他,预备寻得他的弱点一击击破。

“阿隐阿隐!阿隐你在家么?”一布衣少年窜进打碎这诡异的氛围,“哎哟,你在家就好,快些跟我走。”

“发生何事?”

“那李三和王六为争翠儿正闹得不可开交,阿辛婆催我来找你。”阿辛婆便是方才来借盐巴的老妪,丁隐闻言落剑入鞘,悬在腰际与少年疾步远去,小凡拿着剩下的胡萝卜一路啃过去。

战局暂时平缓,李三和王六一人对站着喘粗气,翠儿扑在阿辛婆怀里啜泣,围观的村民见丁隐三人到来,自觉地让出一条道,丁隐沉稳上前询问,李王二人各执一词,都称自己对翠儿是真心,且翠儿业已收下聘礼,之所以这般吵闹是为了令翠儿知晓究竟谁才是更强的那个人。

丁隐的太阳穴突突跳了两下,转头问正攥着自己衣袖踮脚看热闹的小凡,“你不是心心念念要做媒么?机会来了。”

“嗯?”小凡收神,鼻尖蹭过丁隐下唇,眨眨眼睛笑道:“那还不好办?让李三和王六成亲不就是了?”

“荒唐!简直荒唐至极!”不知是谁起头怒喝一句,斥言逐渐明晰,且有愈发愈烈之意,丁隐小凡二人,抑或说一人一仙就这么成为了众矢之的,先前在村口同丁隐说话的摇扇长者阴阳怪气道:“阿隐,这便是你的贤妻,果真是贤煞老夫啊。”

那布衣少年讥笑道,“阿穹叔你打了几十年的光棍,不光这手上功夫麻利,就连这嘴皮子也溜得很嘞!”

“你!”阿穹叔转移炮火,对人群中一名妇人道:“阿宝婶,你家的好阿宝啊,可算是长大啦,我算是说不过他咯。”阿宝婶不语,只淡淡瞥了眼阿宝,然目光里带着些许激励色彩。

“你们究竟是来吵架还是来为我家翠儿出主意的?”阿辛婆手下动作轻柔,但语中挟枪带棒,毫无任何情面可言。离她最近的青年人高声道:“有人去请村长了,等他来了自会有分晓,眼下还是不要多生枝节的好。”

李三和王六闻言异口同声朝对方道:“村长要来了,我看你还是趁早退出吧,省得丢脸!”小凡对丁隐耳语,“他们着实相配得很。”

对方皱眉瞧他,不置可否。

————TBC————

评论(4)
热度(72)

沉雪樱

粮食放这里,吃不吃随你。

© 沉雪樱 / Powered by LOFTER